普洱茶--“野蛮文化”的产物

2020-03-28 zsdown520  250  收藏  管理

 云南普洱茶产自中国边地,它不是野蛮文化的产物,但确有挥之不去的“野蛮”情结!

  笔者这里所说的“野蛮”,是相对于正统的中国封建文化或西方贵族文化而言,在令人窒息的封建中世纪,或许正是这种野蛮,才孕育了人类可持续的生机。但是在人类文化急剧变革的时期,野蛮往往又成了落后的同意语,云南普洱茶就是这样的典型。

  在唐代,云南普洱茶以其清新、村野的品格,冲击着中原地区的士大夫文化;在清代,云南普洱茶亦如新疆的香妃一般,以其清丽、野性的品格,冲击这灰闷中的紫禁城;在当代,云南普洱茶和中国人与时俱进的时代精神同步……。

  云南普洱茶文化的每一个高潮,都意味着一次对于中国正统文化的冲击!而这种文化冲击永远是刚柔相济的、非暴力的,正如乾隆与香妃的爱情一般。

  然而,当更加野蛮的文化撞击中华大地的时候,普洱茶文化就无所适从了。

  大唐以后,战乱频繁,云南成为异域,普洱茶文化在中原的传播成为笑谈;至于到了近代,西方文明以一种更为野蛮的方式叩开中国的国门时,普洱茶文化再次无所适从,与乾隆皇帝嬉戏的香妃,变成了被扔进深井的珍妃――大清皇帝的这两位野蛮女友,命运竟如此不同!

  过去我们羞于谈论“野蛮”字,甚至把这个词汇和民族自尊心联系在一起。然而,当西方文明以一种极端野蛮的方式挑衅中华文明的的时候;当中华正统文化受到严厉拷问的时候,我们发现,文明和野蛮常常也会发生有趣的颠倒:

  西方人以文明的名义烧死布鲁诺,以文明的名义发动鸦片战争,这是文明幌子下的野蛮;中国人以文明的礼教思维落后挨打,这是文明的悲哀。

  云南人来自边远,被封建士大夫文化视作蛮人,而士大夫们津津乐道的茶文化却始于“蛮人”;中国人人人都吃的大米,其种植很可能也始于云南;奇怪吗?

  云南普洱茶以其挥之不去的“野蛮”情结,一次又一次冲击中国乃至亚洲的主流文化,成为野趣和雅趣二元统一的天作之合!

  人类走进当代社会,社会文化日趋多元,反传统的现代主义以及反叛现代主义的后现代主义蓬勃于当代人的生活空间,面对现代文明对于地球生态的不断蹂躏,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念人类之初的那种野趣。

  许多人不愿意享用现代文明指导下的台地茶,而青睐于大山深谷里的野生茶、古树茶,而这种野趣在浙江、在福建的老茶区已经很难找到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生态就没有云南普洱茶,更没有普洱茶文化中无法替代的那种野趣。

  除了人类茶文化的共同之处,喝云南普洱茶其实就是喝一种野趣!

(责任编辑:八分斋)

全部评论(0)

新闻资讯

400-1130-803

周一至周日
(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