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一壶茶众饮韵味多

2020-03-28 zsdown520  116  收藏  管理


顺着珠江边往琶醍创意园区的方向慢走,夜幕悄然而至,珠江沿岸的霓虹灯开始逐一闪烁着,江边悠闲纳凉的人群渐渐多起来,似乎此刻广州褪去了国际都市的外衣,时间可以变得温柔而缓慢,充满浓浓的生活气息。这样美好的夜晚,自然少不了一杯普洱的陪伴,今夜目的地——熹·艺术馆。

来之前朋友曾这样介绍,你不知道有一种茶馆,也是艺术馆,去喝茶的时候顺便看看画,或者去看画的时候顺便喝喝茶,这家茶馆里面的一桌一椅,一茶一碗都带着艺术的气息,茶馆里面的茶客更是往来无白丁,谈笑有鸿儒。离琶醍创意园区入还有几米就可看到熹·艺术馆,绿化带将艺术馆与马路分离开,一侧墙壁上有云青普洱古茶树体验馆的字样,人们可以通过巨大的落地窗看到室内陈设的茶具、艺术品、画作和行走的参观者。进门后有一个曲率微妙变化的走廊,走廊两侧挂着此时段展出的书画作品,走廊的一端便是喝茶空间,女主人邹燕巧妙地用书画把公共和私密的需求隔离开。

熹·艺术馆能获得众多书画大师的青睐,女主人邹燕功不可没,她一茶一水都要极致,一砖一瓦都要讲究,茶里茶外毫不敷衍。她觉得茶是生活的艺术,面前的茶席,是画意的空间,长长的原木茶桌上整齐地摆放着壶承、盖碗、公道杯和几只瓷杯,细长的瓶子里插着一支纤细的翠竹。一侧墙角的花盆中间有一株没有叶子的嶙峋枯枝,灯光从三面射下,枯枝的影子映在白色墙壁,好似一幅极具张力的画。同行的友人低声说这有一股“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的清雅。邹燕泡茶从不说话,而是一心一意的专注茶汤,正如她不把茶席做过多的修饰,好让茶客能够尽快进入喝茶的状态,专心感受茶汤滋味。

邹燕骨子里透着北方女子的爽朗大气,也流露着南方姑娘的柔媚细腻,最初因外企工作关系接触普洱茶,慢慢被普洱茶的神秘魅力所吸引后便一发不可收拾,邹燕常到云南寻茶,喝茶的段位也不一般,勐海、布朗、易武、景迈、昔归、冰岛……几乎所有普洱茶区的茶都喝了个遍,但她最钟爱的还是云青普洱的邦盆。“我特别喜爱纯料古树茶的口感,到邦盆连片的古树茶园里心里会特别宁静,那里海拔高,光照时间长,茶滋味灵动性好,高山韵直接入喉,云青普洱出品的邦盆喝起来滋顺气畅,沁人肺腑,邦盆毗邻老班章茶性也比较接近,茶汤滋味清甜柔顺,清香,茶气强劲,回甘持久、生津很快、韵味回绕时间极长,聊起普洱茶就停不下来,快喝茶吧!”邹燕笑着示意我们喝茶。

茶碗釉面温润柔和,瓷胎洁白,泡茶的盖碗和公道杯上有手绘的彩蝶翩翩飞舞,这套器皿是邹燕从台湾自慢堂淘回来的宝贝,旁边博古架上摆放的每一只杯子、茶壶、茶碗也都是她从台湾精心挑选回来的挚爱。其中有台湾著名茶人李曙韵亲自设计和制作的茶叶灰手工杯,杯子外观呈内敛的灰色,每只杯子纯手工制作而成,据说可以极大限度地改善杯中茶汤的味道。各种秘密就在于在制胚过程中加入了茶叶烧成的灰,再以土炉烧制,所以出品的颜色呈自然的浅茶色。除了茶叶灰手工杯,还有好几套来自台湾其他著名陶艺工作室的茶具也极具特色。在博古架的最上层,整齐摆放了一排国内紫砂大师的经典紫砂壶,她说好器和好画、好茶一样,可遇不可求。

烹一壶普洱茶,慢慢欣赏书画,这时节,最好是万籁俱寂,朗月当空,悦耳的琴声相伴,低头浅啜清茗,手中茶杯氤氲飘渺,熨帖胸怀。

白天创造生活,夜晚享受生活,贴掌的几分暖意合着散不去的普洱茶香,沁入珠江边的夜晚,不由得想起“花间一壶茶,众饮韵味多。”用书画煮出来的茶这般阳春白雪,到熹·艺术馆最大的乐趣不在于看到什么,喝到什么,而是感受浓浓的文化气息,听爱茶的艺术家聊茶,听爱艺术的茶人说茶,逍遥岁月不过如此吧。

(责任编辑:八分斋)

全部评论(0)

新闻资讯

400-1130-803

周一至周日
(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