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茶结缘的偶然

2020-03-28 zsdown520  380  收藏  管理

与茶的结缘完全是偶然。大概五六年前,家中迎来了一把王勤仙制作的紫砂壶,它精致小巧圆润,泡出来的茶香气宜人别有一番味道。那时,我没有接触过宜兴这著名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当然不懂它的泥料以及成型方式还有壶型叫什么名字了,就是觉得它好玩。有了壶自然是用来泡茶的,听说熟普洱养壶上色快,我就用来泡普洱熟茶。有点急功近利的心理,想让它快点形成包浆,一天不知道能喝多少遍茶,有时不渴也要喝。壶养成什么样先不必说了,这熟普却成了我生活中不能少的饮料了。但是为了养壶而喝茶,我关注的自然是壶而不是茶,所以对于普洱的故事我没有过多探索。

  2012年,和家人随旅行团去云南,行程除了丽江大理昆明,还有西双版纳——普洱茶的故乡。我不是为了寻茶而去西双版纳的,我只是想尝尝版纳甘甜的大水果,再碰碰运气能否看到那极少出现的野象。西双版纳四十几度闷热的天气让我活泼不起来,它没有大理的风花雪月,也没有丽江古城的斑斓诱惑,有的只是热。野象根本没看到,一路上导游完成计划的景点后还会带我们去逛逛珠宝玉器店和土特产店什么的。那时坐在车上不渴望去欣赏那些艺术品级别的翡翠,也不掐算到没到吃饭的时间。就盼望着导游能停车领我们去哪个茶庄坐会,蹭蹭空调,再给我们泡壶普洱茶。在那样炎热的天气,坐在茶庄里,吹着冷风,喝着普洱,“那香气,简直不敢相信!”茶庄小妹讲的普洱知识一时记不得太多,好在记住了那品牌。现在想想那就是云南的旅游商品茶,它注重的是外包装和平衡后的口感,至于是哪个茶区哪座茶山哪个村寨的茶树就不必考究了。但我那时却对这茶崇拜得不得了,我买了一些带包装盒的生熟茶回来,那些盒子极占地方,让我的行李看起来壮大其实却没多少分量。我把它们分给亲友,并且对它赞不绝口。

  回到家里,一切又恢复到往日的平淡中来。在某一个夏日的午后,我邀请平时喜欢喝茶的几个朋友来到家中,亲手打开那款熟饼的外包装,然后很认真的说,这是我从云南带回来的,可好喝了!哈哈。好在我那几个爱喝茶的朋友学问也没比我多到哪去,我们讨论着普洱茶的原产地就是普洱市。事实上真正好喝的普洱在勐海布朗山乡,而普洱市只是一个茶区。但在那时那地,我们就是这么简单而又知足。

  然而我的心底有点疑惑:拿回家的这饼茶泡后没有我在云南喝时那么好喝。但是它绝对是正品,不算高的价位还不至于让品牌店自毁形象。但这是为什么呢?后来,我通过别的渠道又买了一饼同样的茶回来,泡后依然如此。不难喝,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带着这小小的遗憾,我开始关注其他品牌的普洱茶。这些年来,我不知开了多少饼不同品牌和年份的熟普洱。我相信,它们当中一定有比我在云南喝的品级高的茶。但是,却再也找不回记忆中的那一抹茶香。。。

  突然有一天,我悟出:茶还是那饼茶,但是喝茶的环境和心情是不一样的。在西双版纳炎热的高温下,我们热了累了,想要的是一个心灵休憩的驿站,想喝的是解渴的茶汤。即便是再普通的茶,那时候也会觉得是玉露琼浆;回到家中,心情放松了,没有了奔波在路上的艰辛,反而没有了来自灵魂的感动。写到这些文字时,我的心情是深沉的。许多年来,我们在不同的时期认识不同的人,经历过不同的事情,留在记忆深处的又有多少呢?我面前的每一款茶,似乎都是不同茶庄老板依稀的面容,伴随着茶叶冲泡的次数而淡去,而褪去。。。从此以后,我不再寻茶,茶无尚品,适口为珍。喝喝就是好的。。。

  如果有一天,我到了那种境界,和几个合得来的老友坐在山林间,用没有过滤的自来水泡点当年新压制的小茶坨,却能从内心品出回甘的味道,那,才是茶的境界。。。

(责任编辑:八分斋)

全部评论(0)

新闻资讯

400-1130-803

周一至周日
(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