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茶的作用

2020-03-28 zsdown520  254  收藏  管理

下午茶犹如华丽而无用的花朵,它除了增加你的磅数,引起你的贪欲,并时而诱发多起八卦泄漏事件之外,别无好处。

  但城市里的人们仍然需要它,以滑溜的奶油和早已可以被咖啡、中国茶,甚至碳酸饮料代替的“茶”为借口,让自己与愚蠢的都会作息时间渐行渐远片刻。

  如果有谁刻意去寻根溯源那业已变成骨灰的英国正统下午茶作息表,那定是个呆子,而呆子不配享受真正的下午茶,因为他不懂得,饶舌而自命不凡的人们并不在乎几点钟喝茶用茶点,他们只是想优雅地浪费时间罢了。

  逃班的时候,你别想喝到像样的下午茶。我以前在淮海中路黄陂南路上班的时候,常常被对面在IBM工作的朋友拖出去喝下午茶。大家都在付薪时段中逃亡,本来就怀着愧疚之心,若是碰到上司老板怀着同样的一颗贼心出来偷饮下午茶,那必定不会是同病相怜的后果,而是各自心虚都喝不安生,草草了事快速折返的剧情。且那附近高楼林立,要找一顶庇荫着下午茶的小伞谈何容易。

  最后时常去的一个场所就成了新世界大厦地下一层的Wagas,只因其僻静和沙发舒适两点,吃的东西也就可以不甚在意了。但那清汤寡水的大杯健康无咖啡因饮料和油水全无的蔬果金枪鱼三明治,其滋味却总是提醒自己身在一个毫无营养却天天为健康上香的社会中,人们在得不到食物带来的快感之时不是哀叹,而是会重度表扬自己克己的美德,这显然与下午茶的精神是相悖的了。

  又或者,来到一个相对懒洋洋的城市,又有着极好的阳光,但那也不能代表你就一定能在那里找到一顿好的下午茶。

  坐在北京三环边上的咖啡小店露天座位上,依次先对伯爵茶不伦不类的味道皱眉,然后对硬如磐石的英式松饼皱眉,最后对送上来的稀薄如月球表面大气层的橘子果酱皱眉。看在京城美好的午后阳光和三三两两路过的闲汉小狗面子上,决意还是将就一下眼前的物事,至少不能浪费美妙时光。但这个时候,三环上却有卡车轰然驶过,一阵妖风散去,只见女伴的卡布奇诺泡沫上已经多出了深色的细末,这绝对不会是天才服务生乘其不备为她加上的肉桂粉。

  实在也不能认同某位艺术爱好者和瓷器爱好者在上海北京两地开的古典玫瑰园茶室。瓷器是好瓷器,茶叶也是好茶叶,但摆放明火小炉时刻热茶,并且每壶茶不能续水的方案实在是太南方了一点,且茶室的每间屋都犹如戏台般极尽夸张,渲染英国皇室气焰,但又暗无天日,以蓝色墙纸生生地糊出一个不见天光的贵族世界来,自欺欺人的成分比茶味还浓。女服务生一张口,EarlGrey的音节立即在喉咙口滚落跌跤,是以后来再推荐自家的玫瑰蛋糕,行家也只把地道两字当作耳旁风。

  而真正美好的下午茶,全亚洲公认的下午茶之花,只有在香港半岛酒店大厅。那是随时随地都准备着大壶好茶等你细啜慢饮,大盘茶点等你细嚼慢咽,大把时间等你挥霍殆尽的地方。

  当然,如果你去得晚了一些,也许得在大厅一侧稍稍排队片刻,但此刻观赏一下大厅的华丽穹顶也不错。而当衣冠考究的侍者终于为你指引出一条通向你的下午茶桌子的路,则那一刻的阳光不多不少地洒进大厅,那一刻的乐队不紧不慢地为你奏出一首轻快的曲子,那一刻的银质茶具已经齐齐摆上,那一刻的三层托盘上曼妙地躺着你最中意的葡萄干司康、白巧克力窝夫条、黄瓜奶油三明治、熏鲑鱼塔、覆盆子慕司蛋糕、芒果蛋卷等美味,所以,你最好挑选他们最经典的阿萨姆或者是大吉岭红茶,以滤网提取最无瑕的口感,并佐以三姑姑的遗产继承事宜,或者家族老房子的变卖等八卦话题,温柔地杀死这一下午的时间,就好像你曾经在桥牌桌或是壁球场上干的那样。

(责任编辑:八分斋)

全部评论(0)

新闻资讯

400-1130-803

周一至周日
(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