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闲烟尚绿 棋罢指犹凉

2020-03-28 zsdown520  1089  收藏  管理

普洱茶


  读罢黄庭坚的词作《品令茶词》,想必就会对此有点体会。

  “凤舞团团饼,恨分破,教孤令,金渠体净。

  隽轮慢碾,玉尘光莹,汤响松风,早减了二分酒病。

  味浓香永,醉乡路,成佳境。

  恰如灯下故人,万里归来对影。

  口不能言,心下快活自省。”

  热汤如沸。茶不胜酒。幽韵如云,酒不胜茶。

  酒与茶不仅易于激起文人们泉涌般的才恩,还最易引发出人的各种情感。

  “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朋友离别之时,一杯老酒,最适合于离别时的愁绪满怀。而表达友情时,觥筹交错,更能营造热烈欢乐的气氛。

  朋友在一起,“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尽情挥洒心中的痛快、得意与忧愁。店不怕乱,人不怕多,酒醉微酣,便忘却一切烦心与辛劳,豪情万丈地煮酒论英雄,感叹“把酒当歌,人生几何”、“儿须成名酒须醉”,兴之所至,再捡几个赔得起的杯子怒摔应一下景儿。

  而茶,在表达友情之时,更适合的是无言的期冀。

  “茶闲烟尚绿,棋罢指犹凉”,茶只适合散淡不宜群聚,仅靠茶是不能求得欢聚气氛的。

  月白风清之夜,春花冬雪之际,三五惺惺相惜的知己,捧茶小坐,话可能不多,声调也不会很高。就如同苏子所拟“从来佳茗似佳人”,欣同知己细谈心,彼此间的一切,似乎就在茶烟中流转。

  茶静,酒动;茶淡,酒浓;茶甘,酒香。

  酒是满堂欢聚,茶是窗前独坐;酒是春光烂漫,茶是秋水长天;酒是江河奔涌,茶是清泉静流;酒是楚河汉界的厮杀,茶是黑白世界的清谈;酒是浓墨重彩披挂整齐的唱念做打,茶是无丝无竹索面朝天的悠闲小唱。

  不过似乎也有例外,比如白居易的《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绿蚁、新酒、红泥、火炉、白雪,有这样多的色彩所构成的温暖画面,怡然自适、情趣盎然,其意境似乎更近于茶。

  饮茶与喝酒不同,它要的,在一种轻松优雅的氛围之中与茶的对语。人们常说的“茶须静品,酒须狂放”,可能就是这个道理吧。

  单一个人孤苦烦闷之时,茶与酒的关系就会更为有趣。豪爽的人会选择借酒浇愁,文雅内向的人会喝茶解闷。

  苏东坡在其《水调歌头》中,开篇就是“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责任编辑:八分斋)

全部评论(0)

新闻资讯

400-1130-803

周一至周日
(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