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泉煮茶念君魂

2020-03-28 zsdown520  437  收藏  管理

普洱茶


古人说“今夜雪,有梅花,似我愁”然,翠兰只为这雪与梅欢喜,忘了忧愁。君魂已去,一年有余,何以愁海难填,思念成灾。不如汲来梅上落雪,为君沏上一壶香茗,以慰天上人间之遗憾,想必天国之上的您,也不愿我们情殇至此罢?我们若安好,您那便是晴天,是么?巅马老师。

13年的暖冬,给了我错觉,误以为阳春白雪有待他年。

欣喜,心有所系,初春缘聚。

晨起,窗外寂寥无人,远处“梅林归鹤园”里疏影横斜,暗香袭来。手里的玻璃甌,昨夜我用开水冲洗干净了的,特为汲雪而备。一路踏雪寻香,渐行慢步,身心愉悦,空旷的林荫小径上,黄蜡尚在半醒半梦中,极美。

且行且停,原来出门便是风景。梅林中,冷香幽幽,白雪皑皑,仿若梅花仙子被一席白衫轻裹,在瑟瑟寒风中,凝神守望,静候故人。白雪红梅,淡泊娴静,沁香轻掠,我已心醉。真乃“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陡然,楼宇里传来幽婉的筝声,如歌似泣,仿佛“梅花引”,翠兰不擅韵律,如同对普洱的陌生。但是,美好的东西对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琴与茶,殊道同归,情归茶界经年,对您的敬畏亦是在不知不觉中。愿这点点红梅可以化作思念的信鸽,告慰您在天之灵。梅若有情,欲捎红笺,君可安好?梅若有情,您可化雪,常伴花魂?

我轻轻地走近,深吸一口气,渴望着把这梅香溶入自己的灵魂里。面上浮雪净手后,轻拢中间的这层置于甌中,底下的这层想必也是能要的。宝玉笃信有芙蓉花神,翠兰想,您之品质高洁,定当如这梅和雪,淡然优雅,以至于众多斋友在您走后的一年多里如此怀念着您!

酒神邀明月,茶魂荡清风。酒韵茶香均常在,古往今来人不同。不知功名何去了,只剩竹林一片、丹心一颗,在人寰。

流年星光,韶华易逝。红日初升,雪总会化水,捎走红尘里的污垢;花亦会为尘,零落成泥香如故。只要曾经绽放过,昙花一现又如何?香茗一瓯,遥敬天堂,三醉若安好,您那,便是晴天,是么?

冬冷,身瘦,红茶为好。浅尝细啜时,茶汤入喉后,确有梅香冷韵,又伴着一种似土又似铁的味道,难道这梅上落雪需窖藏陈年的才好么?天堂里的您,尝了么?

酥手汲来梅上雪,天泉煮茶念君魂。

梅雪争艳春意闹,三醉茶香醉后人。

(责任编辑:八分斋)

全部评论(0)

新闻资讯

400-1130-803

周一至周日
(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