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楼泡杯茶去

2020-03-28 zsdown520  332  收藏  管理

普洱茶


今晚,心中闷郁。

不想直接上楼,就到小区的湖心亭去坐坐。木制的椅子宽宽的很舒服,些许凉风吹来,廊边的池面上就泛起阵阵涟漪。坐下来,就那么静静地仰望着蓝得发黑的天空,细细地体会着那一丝属于秋天的微细清风轻拂面,静静地看着那颗烦闷的心,一点一点地趋于安静,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小区的楼,灯光次第地亮着;远处的麦当劳标志24小时都会闪亮在那里;想着外面二环路上奔涌的车流,虽然近在咫尺,可是我却发自内心地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是那么的遥远。好长一段时间,孤独总是会不经意的出现,这让我常常觉得伤感,当然这不是因为我吃了加胡椒的叉烧饭。我想,如果在那个少年不识愁滋味、欲赋新辞强说愁的年龄,我也许会选择去喝酒,喝到有点晕,把那个给我带来孤独的精灵彻底麻醉掉,试图以此来获得我心的自由。但我现在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个好办法。

湖心亭的环境实在妙,有水,有廊,有林子,天上还挂着月亮。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了诸葛孔明的草船借箭。也许是同样的夜色,类似的环境。闭目冥思,夜幕之中我一人,乘一叶摇曳之扁舟,四周一片寂寥,月如玉般的光芒倾泻而下,波光粼粼,一壶清茶,一只玉盏,未饮而醇香先至。窃以为,在这个时候,也只有茶配得上此情此景了。想如此,竟心驰神往,举茶邀明月,月宫嫦娥亦请小酌。

茶,此物只应天上有。一壶好茶,一片心香。暴殄天物地拈起一朵茶,入口轻啮,清苦无比。但,只要有水。杯中那抹绿色,遇水则展,如一处子寐之初醒,氤氲之气瞬间流溢,沁人心脾,荡涤心魄。轻啜细品,似置身于袅袅云雾之仙境。

惟有古人,爱茶,敬茶,懂茶,捧心与茶之相应。我无非东施效颦矣。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林黛玉是何等不食人间烟火,竟被妙玉斥为“大俗人一个”,只因把五年前梅花瓣上积攒的雪水,误品为是旧年蠲的雨水。以妙玉出场回数之少,而被列入十二钗;而隆重登场的这一出大戏,又是以茶喻,足见曹公对其会品茶、知茶是赞赏有加。苏东坡为王安石取三峡之水以做烹茶之用,王安石竟一品便知苏东坡取的不是中游之水。可见茶,在古代是居于何等的地位,文人骚客而为之富贵事也;而会品茶的人,又是何等的有品位!

现代之人,不喜茶,因为静不得。我很替他们伤心,因为这使他们失去了这心与心的交会,尽管他们并不这样认为。那我也就只能敝帚自珍了。独自在这静谧的夜,静静的坐着,品味着孤寂。虽然是有点落寞,但,享受。

而且我也始终相信,遥远的或许不遥远的西方,有一个人是懂得我的,有一个人能够懂得我的悲伤。想到这里,不由静静的笑了,泪水却很快的溢出眼眶,我想,我离开他真的好久好久了。

是该回去的时候了。

一阵温暖,不坐了,上楼去泡杯茶。

(责任编辑:八分斋)

全部评论(0)

新闻资讯

400-1130-803

周一至周日
(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