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一盏香茗,半入松风,半入禅

2020-03-28 zsdown520  589  收藏  管理

冬夜,冷雨沥沥。

临窗而立,泡一杯花茶,握于手中,

品,或不品,看浮沉跌宕的花瓣缓缓舒展,

如捧一季春色暖于怀,

如赏一场花事媚于眸。

今夕,

有茶相伴,

有怀可抒,

还有什么执念放不下呢?

“勿忘我”!多么深情的名字,放在唇齿间,一个一个字的咀啄,竟生出微微的疼惜。深紫色的花瓣,干皱成小朵小朵的凝香,是珠露风月的魂魄,是前尘过往结成的一枚枚心事。

提壶,水落,烟起,舒展,薄如蝉羽的花瓣瞬间花容失色,浪漫的紫花瓣居然洇染出一缕缕的淡黄,芳华落幕,春光贻尽,徒留片片残香飘浮水面。叶水相逢,是一场煎熬 ?还是彼此的成全?

或者,就让叶水隔杯相望,咫尺或天涯,远近各相安."花自飘零,水自流",各自循着各自的生命轨迹,老死不相来往吧!如此,难道茶叶与水的心中就没有遗憾吗?

与其"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或"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不如任其“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茶叶,若没有水的冲泡,腹中纵然芳华绝代,也难吐尽平生一缕香;水,也需茶叶的活色方可生香。

人生的际遇大概亦如此,相逢,便是天意,莫问是缘是劫,倾心相惜,以心暖情,感恩遇见,以叶水交融的姿态,温润着,呵护着孤独寂寞的生命。

壶里乾坤大,杯中岁月长。握一盏琉璃花语,一股暖流顺着掌心的脉络缓缓流淌,虽不曾喝,却也润了眸,暖了心。

看烟雾袅袅娜娜,似是花茶舒展弱如游丝的气息,又如纷纭世事的婆娑,剪不断,理还乱,但终究是飘飘渺渺,经不起一剪清风轻拂而散,了无痕迹。

唯独,杯中的香茗更清雅更澄净,也更馨香。把一颗古朴的心,连同山河岁月,浮华三千,一同抛掷在内,细品,慢咽,回味,把汹涌不安的流年,喝到静水无波,把沸腾喧嚣的世象,喝到凛冽清静,这未尝不是一种禅定的修行。

“茶”字,拆开来,便是“人在草木间”。闹市的喧哗,生活节奏的紧张,难免让人神经绷紧,心浮气躁。

若从一盏暖香的氤氲气雾,碧叶跌宕的伸展自如中,走进大自然的明山秀水,聆听“鸟鸣山更幽,泉咽水更清”的天籁,抑或松涛阵阵的耳畔风吟,又或者,赏一帘“雨后山色混如睡”的朦胧意境,心与意,已返璞归真,一如茶水洗涤过的灵魂,干净、纯粹。

“独饮得茶神,两三人得茶趣,七八人乃施茶耳”,独品香茗,是灵魂与其推心置腹的交流,能悟得茶的神韵。

品茶如品生活,暖或凉,浓或淡,甘或涩,悲或喜,全在你的舌根末梢荡漾开来,点点滴滴漫过心田,直至触摸到最真实的自己。

两三人喝,倒也妙趣横生,喝出知己间浓淡相宜的情意,喝出一份暖暖的人间烟火。若是七八个人群喝,那就和施舍茶水无异了,不过是为了解渴而喝,这茶,便也索然无味。

月,喜半弯,花,赏半开,浮云世象,盛极必衰,因此学会悬空留白,淡淡的一笔,留给多情的人一个想象的余地,留给自己一个完美和丰盈的空间,情,更不必艳妆浓抹,倾尽所有的妖娆。

浅浅的疏离,淡淡的想念,如潺潺的清泉漂着几朵野花般,细水长流,隽永绵长。茶,爱品半杯,因“谦受益,满招损”,适当的空缺,留给茶叶的灵魂诗意栖居。

在属于自己的清浅小时光中,闲书一卷,“禅茶一味”常玩味于掌中,时有福至心灵的顿悟,哪怕是“一半儿琉璃,一半儿瓦”的半透明半灰暗,亦不失为闲情逸趣额外的收获。

喝茶可分为三重境界。

其一是“提起,放下”,年少气盛时期,一副满不在乎的洒脱,纵然一肩挑日月,两手揽乾坤的担当,抑或“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情,说过或干过了,大可随意的一扔,如鸟儿飞过天空不留一丝痕迹。

那么,所有的前尘过往是否都可以简约成喝茶的过程?渴了,提起;喝了,放下,一切回归到云淡风轻。“沉淀,清明”此其二,意蕴内敛的茶叶,与残酷的外界——沸水的接触,开始时起起落落,如一颗忐忑不安的人心,几经风浪几经彷徨,最后立稳脚跟沉在杯底,这茶也越发清澈淡定,中年的心境便如此。

最后一种境界是“人走,茶凉”,曾经的辉煌,过往的千般滋味,犹如滚滚长江东逝水,终是覆水难收。人,从晨曦窗白的青葱少年,走到日落黄昏的迟暮,是多么的不易啊!苦过甜过,哭过笑过,末了,什么都是浮云,就连手中的一杯茶也带不走。

今夜,且让我在一杯“勿忘我”的云涯水畔里,记起我的前尘旧梦,刻录这瞬间的滋味,任一盏香茗,半入松风,半入禅。

(责任编辑:八分斋)

全部评论(0)

新闻资讯

400-1130-803

周一至周日
(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