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风声都过了 便余茶水一样的落寂

2020-03-28 zsdown520  394  收藏  管理

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害怕泡茶的人。就像我们不知道新的季节究竟从哪天开始,只是感觉身边的风景在调换。

  

我害怕泡茶的人,他们把慢活变成了美学。

  

他们等待最佳的水温,浸泡最合适的时间,安静地守候一杯茶的盛开。而我似乎总在焦虑,永远都觉得前面的车为什么那么磨叽,wifi的链接为什么那么慢,自己的时间究竟去了哪里?

  

我害怕泡茶的人他们不爱将就,总是讲究。

  

选什么茶叶,泡什么水,用什么器具,他们都有自己的讲究,如此精致。而我似乎总在凑合,吃不吃早餐可以凑合,喝什么水可以凑合,上什么班也可以凑合,会不会哪天过什么样的人生也变成凑合?

  

我害怕泡茶的人他们心无旁骛,活在当下。

  

无论是一个人享受一盏茶香,还是三两好友天高海阔,他们在热闹中都能有一股笃定。而我似乎总在游离,总在东张西望,为了幸福我有寻遍世界的勇气,却不敢相信难道最好的那朵花就在眼前?

  

泡茶的人,我害怕却又不想离开。为什么我不能成为泡茶的人?谁说我不能成为泡茶的人?

  

就是现在,就是此刻,慢下来,我要给自己一杯茶的时间。

我要给自己一壶好水,沏一杯好茶。

从酒的浓烈走过,再跌入咖啡的浪漫里,一笑。此刻,心里最怀念的,竟是茶的静澈。仿佛所有的尘事,都清雅淡然,如一片茶叶,轻盈的在杯子里飘浮开去,芬芳之外,世间纷扰便远隔了去。

其实,并不懂,不只是酒,咖啡,也包括茶。端起了茶杯,落了笔,只因一种情绪,或是怀念。如茶,淡淡的,却入了心底深处。

因果,毕竟缘份。茶与水,许是因为一万年前的倾心相视,才握手相许。红尘之上,我是水,海里的水。你是茶,情中的茶。应是隔世的期待,一阕汉宫春,引来多少的惊叹。当白雪飘起,清笛吹寒之时,便注定初识,成一页绝美的故事。今夜,用驻足的温柔,泡上一杯清茶,打开琴盖,细细弹一段,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的往昔。

茶在唇边,冒着沁怀的宁香。杯中的水,随琴声缓缓流动,浅浅的芬芳,扑面而来,萦绕处,让人如堕梦里,满怀温馨。低眉一笑,纤指握处,惺惺垂怜。像花开一瞬,轻盈入心;像秋色泠泠,开遍斜陌。坐在流年的叶脉上,细细回想最初的情节,听一首歌,唱彻红尘深处的传说。

不言,不语。此刻,心海如澜,我携温柔写诗,陪你细想从前,陪你细悟人生。摊开洁白的纸,打开长夜的序言,有什么声音,在诉说着清香横斜。隔了千里迢迢,不知道,我的秋意轻零,是否一如你的春暖花开?风过了,千叶繁花,水里盛放,茶香渐淡。

安静如兰,淡忘。天涯远隔,飞雪关情,有片刻的失神,闪于孤灯影下。茶终于寂静,水终于无言,眼底,掠过沧海桑田。氲氤雾起,我和你,其实只是穿越不过的流年,落于尘缘的网里,挣扎,不休。只因,隔海相望,握着韶华,握着风霜,仍未肯老去。想起远方,此刻成经年。

山叠云重,赤足奔跑,也够不到尘缘的尽头。不知,当时明月,已流浪何方?今宵情怀,也终归茶凉。没有人,可以留住时间,一场相遇,本是别离的开始。茶凉时,水静了,世事犹似,世事成幻。一声别离,不说再见,也不再回首。待风声都过了,便余茶水一样的落寂,没有开始,也无从结束。

水漫,茶透,只是一种过程。温柔的执笔,安静的记下:红尘之上,有一种情怀,淡如茶,有一种人生,澈如水。

(责任编辑:八分斋)

全部评论(0)

新闻资讯

400-1130-803

周一至周日
(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