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烟已然淡去 历史的长河却留下了茶壶

2020-03-28 zsdown520  531  收藏  管理

 

风烟已然淡去,历史的长河却留下了茶壶。
  壶说,我还在等待着,等待着那个懂我的茶。
  茶说,我始终在等待那个包容我的壶。
  树叶落入壶中,与水相遇,便有了茶,人世间留下一段述说不尽的茶话。
  茶叶多情,中国,是茶的故乡,在这里最不缺少的就是煮茶器具。然而,茶叶却偏偏独爱此壶。
  茶说:世间好茶千千万万,但你为何总是视而不见,独选我一茶?
  壶说:紫砂界自古流传“一生不事二主”的古训,这与我们自身的构造有关。
  茶说:你让我拥有了浓郁持久的茶香,你给了我在其他煮茶器具上享受不到的待遇。
  壶说:为了不让属于你独有的茶香过早散失,我乞求壶人将我内壁弄得粗糙不堪,将我的壶嘴一点儿一点儿地变小……为了让冲泡出来的茶汤越加醇郁芳馨,即使我内壁早已锈迹斑斑,我也还在坚持着。
  茶说:我怕遭遇人走茶凉的处境,所以我选择了能够长久给我提供温暖的你。
  茶与壶的人生,亦是我们的人生。
  我们爱,久久不能消弭,你持久的芳香是我心头的爱漾。
一弯红色的玄月淡淡的悬在西山上方,仿若站在山巅伸手可及,却又及其清浅,看不明了。
夜幕降临,月牙儿隐身云雾中,除了几点零星的灯光,大山只有一片漆黑的轮廓,伫立着,静谧,安恬。
单曲循环一支《云水禅心》,品一杯白开水,让思绪随着古筝的旋律沉静,淡泊,悠然的在云水之间徜徉,流连,不愠不喜,不怒不悲。
曾经那一季躁动不安的心像是喷薄的火山,不管不顾地任性烧灼。是对人生的不满,还是对光阴的谴责?在一次次烟腾火燎之后,伤痕累累,尘埃遍布。
曾经想远离纷扰,到一座陌生的城市,认识陌生的人,过一个人的生活。
或山一程水一程地看风景;或翰墨书香写尽心中的梦想;或到烟雨江南寻觅唐诗宋词的温婉;或在山野僻静的禅院相伴明月清风……
悸动的心于一场雨后沉沦。

(责任编辑:八分斋)

全部评论(0)

新闻资讯

400-1130-803

周一至周日
(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