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在茶的安静里 不曾老去

2020-03-28 zsdown520  285  收藏  管理

 一片茶叶从孕育到萌发,要经历无数的风霜雪雨,阳光沐浴,才能生长成茶,还要历尽摘、揉、焙、泡的煎熬。杯中茶叶,无声舒展,淡然收尾,沉静,清苦,那味蕾上的涩涩清香,是生命的滋味,亦是茶的原味。

  喝茶,不在于一个喝字,喝茶喝出的是滋味,就像是体味人间事物一样,石头会说话,树木会说话,流水会说话,只不过人们听不懂它们的语言。如果看山就是山,看水就是水,那么山和水就苍白无味了。比如普洱茶,可当景观之,可当趣品之,可当物藏之,喜爱它的角度不同,收获的情趣也不同。

  一份感情,就如一味茶:第一泡茶,味淡,就如彼此接受对方,从生疏到熟悉,总要时间。第二泡茶,磨合基本完成,滋味逐渐渗出,潜藏的茶香也逐渐显露。等到第三泡茶时,虽味已淡,茶香也不似以往浓烈,可淡淡的茶香已弥漫屋内,久而不散。

  品茶,也折射出不同的人生态度:同是一杯茶,失意人尝苦涩、得意人饮甘甜、沧桑者觉回味;同是一杯茶,文人吟风月、哲人品人生、悟其道。做事功利性很强的人,不会真正懂得品茶的真谛,不会明白如何来“品”茶,仅仅只为解渴,全然感觉不了茶中深味。

  有的茶喝到嘴里,有的茶喝到肚里,有的茶喝到骨子里。清中思静寂,香中观变化。品茶,对嘴而言难,对心而言易。其实哪里是在静心品茶,分明是在反观自身。人生百年好象茶烟起灭,有人留下一缕清香,有人随风飘散。清幽如茶,转眼即逝,何况繁华似花。

  品茶,就是为了品一盏纯粹、一盏美好,一盏慈悲,我们就在茶的安静里、茶的温润里,从容不惊地老去。

饮茶最易将人导入禅境。

茶性清凉,可伏心中燥热,

可涤体内沉浊;

茶味枯淡,可去名利之欲,

可息奔竞之心。

入此境者,即茶即禅,即禅即茶,饮茶即是参禅,参禅即是饮茶。唯恍唯惚,若有若无,非出非入,不即不离。道心冥契,天人合一。可观照实相,可体悟本真。其妙味佳境,唯宜心领,实难言传。如赵州禅师,只是一味“吃茶去”。

其实,心静之处就是最好的茶场。深谙此道者,无论行走坐卧,无论有茶与否,他随时都在“吃茶”。直如淤泥之中可绽莲花、火宅之上可得清凉。

饮此心茶者,不拘茶迹,不落茶痕。

有茶亦饮,无茶亦饮。

饮而不饮,不饮而饮。

无心用茶,茶灵自附。

茶灵附体者,心饮之间,

与空相应,与真相冥,

与外相通,与内相融,

与物相谐,与人相和。

心静茶至,茶至灵来。灵来神往,道现其中。善饮心茶者,最得茶灵三昧。此乃饮茶之上上境也。

(责任编辑:八分斋)

全部评论(0)

新闻资讯

400-1130-803

周一至周日
(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