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红尘之外的一盏清茶

2020-03-28 zsdown520  278  收藏  管理
 

不曾经历过爱情,所以不懂“我心是旷野之鸟,在你眼里找到了盛放的天空”的欢喜,却是相信沈从文“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会等”的坚守。想做路旁的一株桃树,等谁来嗅,等谁来赏,即使苍老容颜,也撑着不愿凋零。

  或许,岁暮将至时,那些所爱的,不爱的,喜欢的,厌恶的,都在刹那顿悟,有如第三道茶的淡若微风呵,原来治愈伤痛,忘却人事的最好良方真是时间。岁月冗长,只如一场火,轰轰烈烈地将过往繁华、萧条烧成漫天灰烬。

  于是,一切还是来时的路,开始的茶。走了那么远,念了那么长,指尖却似还残留着茶的余香,不如起始般厚重,亦不似结束时清淡。时间那么短,遗忘那么长。

  站在尘埃里,淡然地看着这似乎将自己忘掉的尘世,却在回首时,望见那杯曾捧过的茶,安静地开在身后的石桌上,温润清浅,还留有一缕来不及散去的暖意。

  都说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城,而有人却因一杯茶爱上一种淡然的生活态度。总觉得手里有一杯茶,便捧了一份安全感。有谁说过“你来过一阵子,我怀念一辈子。”可却似乎从没被谁记得,也没被谁忘记。像一片茶,被温水冲刷过多次,除了记忆,一切都变得淡了。

  恍然意识到,淡若微风的茶不也是被洗涤过很多次吗?像磨刀石一样,渐渐磨平岁月的锋利,终于成就一个平淡的梦。

  第一道茶,苦涩的滋味还在舌尖微微荡漾,莫名地提醒人们该受的折磨。未曾斟入的第二道茶,不知道它又会孕育出怎样的气息,或许当它溢满后,会笑着对他说:“如果不是遇见你,我至今还不明了我一直在漂泊。”被文水慢熬的第三道茶,一边在认真地年轻,一边在认真地老去。

  若有得选择,还是做红尘之外的一盏清茶好了。

(责任编辑:八分斋)

全部评论(0)

新闻资讯

400-1130-803

周一至周日
(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