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笑榴花不及春 一生长伴品茶人

2020-03-28 zsdown520  436  收藏  管理
普洱茶

如果说读书最宜红袖添香,那么品茶也确当在石榴花下。

当你摆好了石桌,沏好了一壶清茶,看过了娇羞的桃花,淡雅的蔷薇,高贵的郁金香,忽然一低头,看到杯中灼灼的倒影,你才幡然醒悟,原来石榴花开了。

石榴花是百花中最无知的少女,她开得热烈,开得繁多,开得毫不设防。

她不像莲花,站在你无法企及的地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也不像玫瑰,天生带着刺儿,让人恨也不是,喜欢也不是。

无论何时,你去看她,她都能回应给你百分之百的爱恋。无论何时,你不去看她,她也依然顽固,满心欢喜。

好茶或浓或淡,思绪或深或浅,有了这样一位单纯而又热烈的伴侣,品茶人自然不再孤寂。

一盏香茗,一卷好书,浑然忘我,穿越古今,俄然觉,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幸而榴花照眼,言笑晏晏,如同时光还在原地等你。

人曰:情深不寿,慧极必伤。而石榴花的难得,便是她的热烈与长情。

从四五月,开到七八月,石榴花热情如故,毫不气馁,终于开成了品茶人最熟悉的背景。

品茶人看惯了石榴花,也就容易看淡了石榴花。唯有一两片火红的花瓣偶然飞来,在杯中打个旋儿,算女儿家的小小玩笑,与他平添慰藉。

直到某天,忽然夜雨潇潇,敲打秋窗,次日清晨起来,品茶人看落红满地,犹如尤三姐长剑一刎的决绝,方知石榴花的真性情,竟是不容小窥。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石榴花总归不是绝情的花,于是在那寂寥的石桌上,品茶人剖开了她最后的礼物。那一掬灿灿的石榴籽,恰似她的明眸皓齿,恰似她的满腹心事。

假如他日相逢,我当以何贺你?以深情,以欢喜。

(责任编辑:八分斋)

全部评论(0)

新闻资讯

400-1130-803

周一至周日
(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