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他曾以中国的美丽,感动过世界——陈逸飞逝世15周年

2020-04-30 21:24:57|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27| 评论:0| 收藏

陈逸飞

编者按:2020年4月10日,是陈逸飞逝世15周年。陈逸飞不仅是一名成功的画家,《攻占总统府》、《黄河颂》、《踱步》等经典作品可谓在当时的环境中别开生面,影响深远,后来的江南水乡作品在国外取得到了艺术与市场上的双重成功,同时他还是一位“大美术”产业的探索者,他拍电影、做服装、做杂志……也正是因为他的热情投入到如此多的方面,而一名艺术家的精力终究有限,最终英年早逝,令人惋惜。近20年前,文化产业的重要性还没有今天我们提到的如此高度。在文化产业如火如荼的今天,反观陈逸飞当时的种种努力与探索,看来更是极为可贵,很多见解也是卓有远见的。

刊登节选余秋雨先生怀念陈逸飞的一篇旧文《他曾以中国的美丽,感动过世界》,以纪念之。

文/余秋雨

我在他的墓碑上写道:“他曾以中国的美丽,感动过世界。”这话,在那悲痛的时刻不便细作解释,现在可以多说几句了。 

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有一件大事,邓小平先生亲自邀请著名企业家哈默博士来华访问并投资。哈默博士到达后,送给邓小平先生一件见面礼,居然是陈逸飞先生的那幅描绘江苏周庄双桥的油画。  

这件事,引起了很多人的惊讶。哈默可送的礼物很多,为什么偏偏要把一个中国画家画的中国风景送给中国领导人呢?这不是犯了送礼的大忌吗? 

陈逸飞 《故乡的回忆—双桥》1984年

其实,哈默别具深意。他用这一特殊礼物,展示了自己来投资的理由:因为中国的美丽,更因为中国人已经发现了这种美丽。

那时,我看着电视新闻里邓小平接见哈默的镜头,看着两位老人围着陈逸飞那幅油画紧紧握手的场面,非常感动。我想,在人类文化史上,一幅画起到了两种文明神秘对话的作用,这样的机缘是不多的。 

陈逸飞本人当然无法预期这种场面的出现,但他却为此作了长久的积累。作为与他同龄的好友,我太了解他的内心感受。我们这代人的青春,大半在政治灾难中耗费了,但留下的不仅仅是愤怒和控诉。我们对于自己脚下的土地,有爱有恨,而爱又远远超过了恨。或者说,因为有那份恨,反而爱得更深。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爱是具体可感的,大多是用美来表达的。因此,陈逸飞总是以画笔来抒情。

  

陈逸飞、魏景山《占领总统府(蒋家王朝的覆灭)》

请注意,那是中国刚刚摆脱灾难的时代,无论国内国外,壅塞着太多有关中国的负面资讯。因此,陈逸飞的画笔,又具有了争辩性质。他要用一种默默的雄辩来向世界证明,中国的美丽,中国的深厚,中国在斑驳伤痕下所蕴藏的神奇生命力。当时,我们很多人都以不同方式做着同样的事,但陈逸飞无疑是最成功的。他所描绘的双桥,真的成了沟通中国和世界的桥梁

哈默是真正懂画的。陈逸飞被他选中,除了桥梁的意义外,更因为在艺术上达到了令人惊叹的地步。  

我们正处于一个开放和创新的时代,艺术的信息像潮水一般天天涌动,一个即使很优秀的艺术家,也容易很快被淹没。但是,在陈逸飞离开五年之后,我们发现,他不仅没有被淹没,反而更显豁了。上海缺少了他,就像缺了一大块涌动着创建激情的彩色天域。即使把视野拓宽到整个中国,也有同样的缺憾。这就是说,我们在他离开之后更深刻地理解了他。我相信,今后的五年、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仍将会这样。 

陈逸飞 《黄河颂》

陈逸飞的油画,究竟在艺术上具有什么别人难于替代的特色?  

首先征服所有人眼睛的,当然还是经由欧洲、俄罗斯而来到陈逸飞笔底的写实主义深厚功底。这使他的作品充满了光影下的无限质感,组合成了一种强大的“创造性说服力”。但是,这只是形,而不是神。陈逸飞作品的神,是东方美学。他没有在写实主义的深厚功底中沉溺,而是快速地进入到了超逸、高迈的意境,使一切都走向了诗化。诗化的石板,诗化的晨雾,诗化的衣裙,诗化的发式,诗化的神采,在诗化的构图和色彩的烘托下,臻于极致。

陈逸飞的艺术还表现出了创作主体对于历史和自然的潇洒和自由,自由的选择,自由的重组,自由的改造,使历史变成了他的历史,自然也变成了他的自然。这种自由既体现了他对现代世界艺术的精通,又体现了上海这座城市给予的放松。  

陈逸飞 《踱步》

以上这些特色,使他必然地成了现代的陈逸飞,东方的陈逸飞,中国的陈逸飞,上海的陈逸飞,也是他自己的陈逸飞。他的不会被淹没,也正因为此。

在他生活的最后几年,他曾几次邀请我到他的画室看他的新作。他显然在向更现代、更变形、更灵动的路上探索,我当时就预感到,一个全新的绘画风貌即将让世人惊叹。遗憾的是,他那么快就走了。  

陈逸飞 《尘缘如梦》

在他去世前不久,我又应邀到他在上海泰康路的工作室,对于城市美学的课题与他进行了长时间的对话。我们两人的长篇对话已在他主办的杂志上发表,但他却走了。他企盼着,他的油画能走出画框,变成一幅幅街市实景。他更希望,像上海这样的城市能成为一个宏大的审美课堂,就像欧洲的佛罗伦萨、巴黎曾经起到过的作用一样,让21世纪的中国人能在美的领域获得整体提升。我认为,这体现了一个杰出艺术家的社会良知和美学良知,令人感动。

陈逸飞

陈逸飞(1946—2005),1946年4月14日生于浙江宁波。著名油画家,文化实业家,导演。1965年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现上海大学美术学院),进入上海画院油画雕塑创作室,曾任油画组负责人。1980年旅美后,专注于中国题材油画的研究与创作。陈逸飞以“大美术”的理念,在电影、服饰、环境设计等诸多方面都取得了创造性成就,成为文化名流。

陈逸飞把他所涉猎的各领域统称为“视觉产业”:“我对生活中所有美的东西都非常关注,我是在用我卖画的钱来经营自己的视觉产业,同时涉足这些产业又会让我的画风得到突破。”陈逸飞不赞同画家就该一辈子埋头作画,时代变了,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在走出沙龙、象牙塔。

陈逸飞 《上海滩》

陈逸飞 《朝圣路上》


陈逸飞 《浔阳遗韵》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在线咨询
1868812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