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大黄鸭”来了,还带来了很多朋友 (大黄鸭来了)

2022-08-10 16:01:23|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73| 评论:0| 收藏

世界上最小的鸟是蜂鸟,体长5cm左右,最大的鸟是鸵鸟,体长能达到300cm左右。而如今在今日美术馆的门前广场上出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巨型大鸟,足足有几层楼高,一身漂亮的羽毛,头戴金色派对帽,一脸骄傲的昂首站着。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作品(制作中)

这个巨型大鸟是荷兰国宝级艺术家、“大黄鸭之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的作品,8月6日,其个人大展《弗洛伦泰因•霍夫曼:欢聚!》在今日美术馆上演。

本次展览是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在中国内地的首个大规模个展,带来了超过25件新作,包括霍夫曼二十余年艺术生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展览由今日美术馆与R+Production联合主办,何京蕴女士担任展览顾问。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个展《弗洛伦泰因•霍夫曼:欢聚!》开幕式现场

据主办方介绍,本次展览的展厅面积超2000平方,涉及室内室外共9个单元所串联的展示空间,包括:“欢聚大派对”、“缤纷惊喜”、“买买买到倒”、“流行的感伤”、“协同•合作”、“享乐生活”、“天高任我飞”、“游天玩地”、“欢聚吧!”,不同的主题对应着不同的展墙颜色,带来了色彩缤纷的观展体验。

本次展览策展顾问Anouchka van Driel(何京蕴)为荷兰驻华大使贺伟民(Wim Geerts)及夫人Fennigje Hinse等嘉宾导览

动物形象

本次展览的作品全部都是动物形象,除了为人熟知的“大黄鸭”,在大厅里还躺着的巨大“生日虎”、满身名牌买买买的“猴子、松鼠、蛇”,头戴派对帽的“小鸟”,懒洋洋躺平的“胖熊猫”、一个人过生日的“黑鼹鼠”等等。关于为什么作品全部使用动物形象,艺术家在接受艺术中国专访时曾表示:

“我的创作是一种比喻,与动物本身无关,而这些动物其实都是关于‘我们’的。在欧洲,千百年来的古老寓言和故事总是借用动物的形象,在中国也是如此。我喜欢用可爱的动物形象来讲述故事,它们像一面镜子反映出我们自己的行为,让我们更好地理解他人和自身。比如《买买买到倒》系列中,猴子、蛇和松鼠手里提满了购物袋子,这反映了我的观点——我们必须警惕过度消费和生产,这些人类行为在快速消耗地球资源。因此,我通过与动物的互动来解释人类行为更深的含义,讲述作品背后不同的故事。”

《买买买到倒》系列之《购物蛇》,2022,玻璃钢

《买买买到倒》系列之《购物松鼠》、《购物猴》,2022,玻璃钢

不难看出,在传递欢聚欢庆的快乐元素同时,艺术家也希望通过作品输出更深层次的思考和内涵。

比如“享乐生活”系列, 3个躺着的动物形象——《胖鼠》、《肥猫》和《胖熊猫》,它们身材很臃肿并且恹恹欲睡,看似很幸福愉悦,但睡觉的含义其实也是和死亡相关,艺术家刻意避开直接谈论这一较为沉重的话题,转而通过巧妙的隐喻方式投射出一种值得深思的社会现状。被放在一起的这三个角色虽然看起来友善可爱,但也藉由荒诞主义式的讽刺和批判来揭示了日益紧张的社会边缘问题。

《享乐生活》系列之《胖鼠》,2022,玻璃钢覆毛绒

《享乐生活》系列作品现场

《享乐生活》系列之《肥猫》,2022,玻璃钢覆毛绒

《享乐生活》系列之《胖熊猫》,2022,玻璃钢覆毛绒

《享乐生活》系列作品现场

互动

在本次展览现场,很多参展作品都是可以互动与触摸的,这与我们之前看到的大多数艺术展览大不相同——很多时候展品都是禁止触摸甚至拍摄的。在这一点上,而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完全相反,他非常期待观众能与艺术品拉近距离,甚至参与到作品当中。

比如在展厅三层的“协同•合作”板块,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出推出了“十二生肖(Zodiac)”系列,12组动物形象全部都有半米高,来到现场的观众可以找到自己的属相,并使用彩色橡皮泥在作品上进行创作和添加覆盖,以此激发其创造力和成就感,这样观众的身份也就转换成了艺术家,互动行为也成为了创作作品的一部分。

“协同•合作”现场,观众可在展览作品上自由创作

  “协同•合作”现场,观众可在展览作品上自由创作

再比如在“游天玩地”板块,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创造出了一个五彩纸屑的游戏天地。从孩童时代起,游戏就一直伴随着我们,而随着年龄成长,成年之后的我们常常为了更严肃的追求而放弃游戏,但实际上紧张的生活仍然需要游戏的调配,以帮助我们保持年轻和活力。当认识到游戏在我们生活中的重要性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通过作品发掘出这个关键概念:有时通过雕塑的外形唤起人们对游戏的回忆,有时则通过观众与作品的接触与参与来唤起,有时则是创造某种感官体验。在这个充满五彩纸屑的空间里,纸屑会飘落到每一个人的身上,创造出令人振奋和欢乐的本能喜悦,将观众从世俗的现实中带离,进入到童年游戏的场景当中。

 “游天玩地”板块,五彩纸屑布满全场

“在展览中,我寻找最大的可能与观众进行互动。对我来说,观众有可能和我共同创作作品,这一点这非常重要。与其它博物馆或画廊展示的艺术作品严禁触摸相比,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一直被观众触碰。所以最大的挑战在于能够找到合适的材料、比例尺度和使用方法,还要检验它能否被大量观众触摸。比如‘享乐生活系列’,它像家一样温暖,能包裹观众,让人想要停留在里面并被轻轻包住。”——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在接受艺术中国专访时这样说道。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个展《弗洛伦泰因•霍夫曼:欢聚!》展览现场

荷兰大使馆文化参赞何甫(Bart Hofstede)参观展览

放大

我们可以看到,弗洛伦泰因•霍夫曼以往的作品往往体积大得惊人,譬如最令我们所熟知的大黄鸭。

《大黄鸭》,2022,玻璃钢,235×292×220cm

原版大黄鸭模型(复制品),2022,木、玻璃钢、喷漆、橡胶大黄鸭玩具,83×60×11.5cm

丹·布里尔的家族画像(亚当·维拉茨,1633)与大黄鸭,2022,布面油画

而弗洛伦泰因•霍夫曼本人也是个大个子, 1.92米的身高使他在观察日常物件时有着独特的视角,而这也引发了他“放大”小巧事物的渴望——在这些巨型玩偶中间,“大个子”也成了“小人国”的居民。通过运用特殊材料和几何倍的放大手法,霍夫曼打破了人类对日常事物的惯有认知,仿佛与其互换视角,制造全新的美学体验。

在本次展览中我们得以继续看到弗洛伦泰因•霍夫曼的巨型艺术作品,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当属位于二层大厅的《生日虎》。

位于今日美术馆二层大厅的巨型作品《生日虎》

今年正值虎年,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创作《生日虎》的灵感就是源于中国的传统民俗文化。这只巨型老虎拥有和波音飞机一样大的体积,用弗洛伦泰因•霍夫曼自己的话来说就像被“卡”在大厅中一样。为了方便观察,展方特意在三层墙壁上设置了一个方便观察的小窗,以便让观众观察与拍摄它的全貌。虽然是个超级“大”家伙,然而实际它确是一个呆萌撒娇的“小”虎崽,躺着开心玩耍的它在庆祝自己的一周岁生日。

展厅三层墙壁上的小窗可以完整看到《生日虎》的全貌

“它包含了我们在生活中有时会忽视的元素,比如活泼外向、躺在地板上像孩子一样去玩耍。我们有时需要唤回这些感觉。”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在接受艺术中国专访时表示。

另外,据主办方介绍,这只巨大的《生日虎》是在展厅内组装完成的,使用了约200万只乳胶气球。按主办方最初的计算可能需要100万个乳胶气球,但是组装时发现远远不够,于是再次订来80万个、以及20万个作为补充使用,最终使用数量为200万个左右。

《生日虎》的组装过程(动图截取自视频号“欢聚-霍夫曼大展”视频)

在长达2个多月的展期中,气球的状态可能会逐渐变化收缩,这也正如本次展览的主题“欢聚”一样:展期临近结束就像派对进入尾声,酒水会减少,蜡烛会燃尽,但欢乐和相聚的情感却会永远存在。

《生日虎》现场

“对我而言‘欢聚’不仅是与更多人聚会,也是carpe diem(拉丁文:活在当下)——把今天当做最后一天来对待。我期待这个主题让观众理解生命是如此脆弱且宝贵,在我们太晚意识到之前,好好珍惜并享受当下;另一方面,就像中国哲学讲的‘阴阳’,事物都是有两面的:我们在欢聚的同时,也需要对它心存敬畏。”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在接受艺术中国专访时说。

另外,流行歌手、音乐创作人李宇春将首次以艺术家的身份与弗洛伦泰因·霍夫曼进行联合创作,本次联合共创艺术项目将于9月份正式发布。 

李宇春与弗洛伦泰因·霍夫曼的联合创作艺术项目将于9月正式发布

据悉,本次展览将在今日美术馆1号馆展至10月23日。(图文:兰红超)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个展《弗洛伦泰因•霍夫曼:欢聚!》展览现场

《天高任我飞》系列

《天高任我飞》系列之《生日帽小鸟(蓝)》,2022,玻璃钢

《五彩纸人》,2022,不锈钢喷漆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个展《弗洛伦泰因•霍夫曼:欢聚!》展览现场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个展《弗洛伦泰因•霍夫曼:欢聚!》展览现场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个展《弗洛伦泰因•霍夫曼:欢聚!》展览现场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已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