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崇古出新——高二适书风及师法承传研究展将在沪举办

2021-05-25 17:15:09|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175| 评论:0| 收藏

展览海报

高二适(1903—1977年)是20世纪杰出书法家,诗文、学术与书法独步艺坛。其师章士钊先生曾以“天下一高吾许汝”、“唯望书家噪一高”誉之,并向毛泽东主席介绍二适先生为“巍然一硕书也”。先生书法以章草筑基,糅合大草、今草而自成一格,笔力矫健,草法精绝,直可超迈前贤,堪称“一代草圣”。

在今年5.18国际博物馆日下午,“崇古出新——高二适书风及师法承传研究展”将于上海韩天衡美术馆开幕,展出高二适先生临帖、信札、诗文稿及书法精品70余件,和高二适弟子萧平、徐纯原、庄希祖、桑作楷、张尔宾、季伏昆、张伟、徐利明以及受到高二适影响的孙晓云、吴为山、刘灿铭、仇高驰、赵彦国等书法家的作品近20件。展览时间为2021年5月18日至6月13日。

高二适先生

高二适先生于书法用功之勤,所涉之广,所得之深,非泛泛之辈所可拟肖。本次展出了他临《急就章》、王羲之、唐太宗《温泉铭》、杨凝式《神仙起居法》、宋克《书谱》,可看出他广采博收,血战古人。对历代法帖不仅勤为临习,还校勘补缺,溯源流,辨优劣,明得失,述心得。他耗时十年,广搜《急就章》注校考异本,排比审核,矫前人之误,著就《新定<急就章>及考证》一书,存亡继绝,匡正前贤讹误。

高二适先生素有文士风骨,1965年与郭沫若的兰亭真伪论辨为世人熟知。他不顾“世人矢的,被人唾嗓”,独持己见,撰《兰亭序真伪驳议》一文,立论精严,援据充分,其学术精神与品格为世所称道。本次展出他关于兰亭论辩的《与章士钊信札》,3700字,长达四米,信中说:“据郭之所言,晋贤只许有隶书,右军,晋人也,绝不许能作楷或行草等书焉。噫,此又何所见耶!”

狂草杜诗十首(局部),34cm*139.5cm,70年代

这是高二适书法作品首次在沪办展,且规模和质量难得一见。据策展人李慧希、尹航介绍,之所以在上海韩天衡美术馆举行首展,一者,高老早年曾就读于上海正风文学院,这是他与上海的翰墨缘;二者,韩天衡先生青年时期的篆刻艺术便得到高老赏识,曾为高老制印多枚,高老也赋诗赞许有加。

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在展览《前言》中指出:“高二适先生敬仰前贤,读书至勤,更致力文化传承。他在文革中仍不辍教学,在家中讲授四书五经,为学生手抄古帖临摹,他的学生很多成为书坛承前启后的代表。高二适先生承传给我们的财富不仅仅是书法艺术,更有为人风骨、学术精神。”

本次展览是2020年度江苏艺术基金资助项目,由南京财经大学主办,江苏省文史研究馆、南京高二适纪念馆(求雨山文化名人纪念馆)、泰州高二适纪念馆协办,上海韩天衡美术馆、中国文字博物馆、天水市博物馆承办,学术支持单位为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和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同时还得到南京市浦口区政府、泰州市姜堰区政府以及高二适先生家属与弟子的大力支持。

展览海报


《崇古出新——高二适书风及师法承传研究展》

前言 

 

2015年,高二适先生作品展览列入国家美术捐赠与收藏系列展,展于中国美术馆,全面而系统地展出高老一百多件作品和大量的文献资料,引起书法界、文化界的极大关注,反映热烈,高老的学术和艺术以及其人格为广大读者更多了解。高二适先生(1903—1977年),江苏东台小甸址(今属泰州姜堰)人,二十世纪著名学者、诗人、书法家,博精国学,晓畅周易,诗文、学术与书法独步文坛。

读书多气概养气在吟哦,153cm*32cm*2,1974年

高二适先生书法名重一时。章士钊先生曾以“天下一高吾许汝”、“唯望书家噪一高”誉之。在向毛泽东主席介绍二适先生时,迳称其为“巍然一硕书也”。先生书法,出古入今,于近代碑学风气之中,独以帖学为宗,诚难能可贵,亦可见耿介之个性。其书学以章草筑基,参王羲之、张旭、唐太宗、孙过庭、杨凝式、宋克诸家笔意,糅合大草、今草而自成一格,笔力矫健,草法精绝,直可超迈前贤。尝自云“出入千数百年,纵横于百数十家,取长补短,自得其环,而又超乎象外”,堪称“一代草圣”。先生书风昂扬,文气堂堂,足见其对中国书史流变之高度把握,对时代及自身之清晰认知。  高二适先生于书法本体之研究可见其浸淫之深。其于《兰亭序》、《十七帖》、《大唐纪功颂》、《李贞武碑》、《书谱序》诸种法帖不仅勤为临习,还校勘补缺,溯源流,辨优劣,明得失,述心得。或以意得,或以形求,皆以笔录而记其真见。于书法结体、章法、笔法诸要素均有入木之述评,实为书法美学精辟之论。其用功之勤,所涉之广,所得之深,非泛泛之辈所可拟肖。

节录《楚辞 ·离骚》,32cm*126.5cm,1973年

高二适先生力耕砚田,于书史、书论尤注心力。其于章草最为倾心,力倡“章为草祖”论,提出“章草为今草之祖,学之善,则笔法亦与之变化入古,斯不落于俗矣”;“若草法从章法来,则高古无失笔矣”。于今世草书任意缠绕,不谙笔法源流,有拨乱反正之功。耗时十年,广搜《急就章》注校考异本,排比审核,矫前人之误,著就《新定<急就章>及考证》一书,存亡继绝,匡正前贤讹误,填补了我国书史空白。其于书后写道:“吾国书史自汉而迄于今,已揭破抱残守缺,而豁然成就一日新之局势。”并预言:“吾华之书才书学,均能日起有功,则他日书家之应运而生,以迄于焕若神明,以顿还旧观,则所谓中国书流让皇象之语,八绝翁其不得专美于前矣。”   

自作诗“湘娥清丽”,34cm*29cm,70年代

高二适先生最为世人熟知的亦让其名声大噪的乃是1965年与郭沫若的兰亭真伪论辨,其不顾“世人矢的,被人唾嗓”,独持己见,撰《兰亭序真伪驳议》一文,立论精严,援据充分,确证《兰亭序》为真非伪。其不畏权势、坚持真理、“吾素不乐随人俯仰作计”的学术精神与品格于此可见一斑。此论争因毛泽东主席参与而影响极大,毛主席复章士钊信中云:“……又高先生评郭文已读过,他的论点是地下不可能发掘出真、行、草墓石。草书不会书碑,可以断言。至於真、行是否曾经书碑,尚待地下发掘证实。但争论是应该有的,我当劝说郭老、康生、伯达诸同志赞成高二适一文公诸于世。……”与此同时,毛主席在致郭沫若先生信中指出“笔墨官司,有比无好”以促成高二适驳议文章发表。此文一月内二见《光明日报》、《文物》杂志,为世人所瞩目。

题陆俨少山水画一绝(扇面),18.5cm*52cm,70年代 

高二适先生一生优游于传统国学,自称:“读龙门文、杜陵诗,临习王右军,胸中都有一种性灵所云神交造化此是也。”于古典诗文的研究与创作尤注心力。其师章士钊称其学问“寝馈功深”,于“史实研究”能“无漏洞可塞”。其诗高古沉雄,留存有诗辙集三百余首,尤得力于江西诗派,从留存大量的文稿、信札可窥见其诗文造诣之深。“读书多节概,养气在吟哦”,其晚年自撰联或可作为其诗文气节一生写照。  高二适先生与师章士钊为忘年之交,其一生最膺服章并师事之,且多得章提携。章士钊积多年心血而成《柳文指要》一书,高二适发现可供商榷处近二百处乃撰《纠章二百则》。并曰:“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其真率如此!师徒之谊足为当今借鉴。

赠韩天衡诗二首,23cm*38cm,1976年

高二适先生敬仰前贤,读书至勤,更致力文化传承。他在文革中仍不辍教学,在家中讲授四书五经、为学生手抄古帖临摹,他的学生很多成为书坛承前启后的代表。高二适先生承传给我们的财富不仅仅是书法艺术,更有为人风骨、学术精神。今天,在弘扬中华美学精神,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征程中,我们研究高二适先生高深渊博之学术,展示其超迈古今之艺术,褒颂其磊落不阿之人格、发扬其坚持真理之精神具有特别之意义。本次在上海展览,实属缘分。一者,在韩天衡美术馆展,因韩天衡先生青年时期的篆刻艺术便得到高老赏识,赞许有加;二者,早年高老就读于上海正风文学院;三者,本次策展人青年学者尹航与李慧希乃高老外孙与外孙媳,他们组织展品、申请艺术基金、研究策划展览并设计展陈,做了不少工作。足见,中国传统的“翰墨缘”在现实生活中的版本。也可以说,文化是生命美的源泉,智慧的源泉,将生生不息无穷止。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

2021年4月27日

草书杨凝式《步虚词》,27cm*37cm,70年代

第十次党代会公报,139cm*67cm,1973年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