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穿梭于对立之间:杨人倩陶瓷作品

2021-05-04 22:54:17|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170| 评论:0| 收藏

杨人倩个展《瞬逝之音》场景图。摄影:周崴瀚 ©杨人倩,致谢否画廊

作者(英文) | 海良 

译文 | 刘玥、骆紫妍

尽管杨人倩的陶瓷艺术中,扩散的形式以及点滴的色彩会让人联想到飞溅的水或流动的小溪,但在她的创作中,从来没有任何带有象征意义的具象物体代表特定的动机或灵感。“悲伤,狂喜,厄运等等”(“tragedy, ecstasy, doom, and so on” 出自马克·罗斯科)。杨人倩专注于更抽象的描述,以传达人类所共有的各种情感。她对基本情绪和对立概念非常感兴趣。在她大多数作品中呈现的典型对比,例如用坚硬且易碎的陶瓷材料表现自由和流动感,也源于她潜意识里对物质和现象所包含的二元性的沉迷。在创作过程中,她在事物的两极间徘徊,并通过对事物的并置、组合或对立来触发全新的灵感火花。她作品的表现形式似乎总是处于一种流动、蔓延、扩散和弥漫的状态。

杨人倩的作品受邀于北肯塔基大学美术馆《Rivers Connect: 当代陶瓷艺术不可阻挡的势力》,于2021年初在美国陶瓷年会(the National Council on Education for the Ceramic Arts)期间展出。她的最新作品《馨(Gezelligheid)》继承了她2016至2020年间标志性的视觉语言,并且进一步将这种语言扩展至前所未有的领域;与过去的作品相比,它进一步发展了拓扑空间关系上虚与实的双重性。《馨》由许多簇貌似柔软且带有褶皱的陶瓷片组成,并具有多种精心染就的颜色。整体地观看作品,由结构和相连的空隙所围成的一个个小空间,自然地出现在这个静态的多孔“流体”之中。对于杨人倩来说,颜色和形态都是创作的工具,目的是去接近最终的本质——情感。这件作品中,无论是实体的存在,还是外部与内部的空心所构成的虚空结构,它的各个方面共同交织出了一场心灵之旅。这段体验在属于它的时空中被感知、被视觉化、被具象化,既没有开端也没有终点。

杨人倩,馨,2021. 彩釉纸浆彩泥,64.77 x 55.88 x 48.26 cm ©杨人倩 

杨人倩,馨,2021. 彩釉纸浆彩泥,64.77 x 55.88 x 48.26 cm ©杨人倩 

人类思想和情感的多变性,正是近似于大自然中河流的变迁过程。如同河流改变着自然地貌一样,各式各样的念头在我们脑海中出现、交会、发散、转变、消失,缓慢而持续地重塑着我们心灵的地貌。杨人倩的陶瓷作品通过精心的制作,反映出一种充满随机、不断变化的状态;同时这些剧烈的变化可能是在某些无形的规则下进行的。显然,她这样的作品并不是由那些拥有坚实结构的陶瓷艺术发展而来的。她作品微妙的动态感和脆弱性正挑战着陶瓷常被赋予的刻板印象,从而以其戏剧性的对比引起观众对熟悉事物中的陌生感,产生进一步思考。实现此目的的方法非常费力且需要经过巧妙的设计。杨人倩精心筛选并创造出由液态的纸和黏土制成的独特材料,称为纸浆泥。她会将液态的纸和黏土混合在一起,然后小心塑形,再放到石膏上晾干。在后期的系列作品中,她还将不同的着色剂混合到纸浆泥中,以创造出色彩流动的自然质感。她仔细地进行尝试,手工捏弯、塑造各个小片以形成复杂的曲面,再将其与其他小片粘附到一起。整个过程从空间中的一个点开始,在她认为整体结构达到了自身平衡的极限时,方才宣告完成。之后,她会将作品送入窑炉并反复烧制二到五次,直到对釉面满意为止。她随时捕捉并顺应制作过程中情绪的自然出现与流动,并让这些心绪引导她的创作直到最后一秒。

杨人倩,暖光,2021. 彩釉纸浆彩泥,46.99 x 36.83 x 29.21 cm ©杨人倩

 

杨人倩,疚,2021. 彩釉纸浆彩泥,25.4 x 19.05 x 20.32 cm ©杨人倩

陶瓷艺术的一位重要先驱是卢西奥·丰塔纳(Lucio Fontana,1899-1968)。他在职业生涯后期,以表面带孔和划痕的单色画而闻名,但他在早期实际上是一位在陶瓷材料上进行尝试的先锋,探索着这种媒介的潜能以及意料之外的可能性。丰塔纳 第一次接触陶瓷艺术创作是在意大利米兰的布雷拉美术学院(Brera Academy of Fine Arts),并于五年后开始制作他最早的一批陶瓷作品。他的作品中始终带有一种生动的奇异感,巧妙地处在具象与抽象的交汇处。这些作品反映了一系列历史元素给丰塔纳所造成的影响,例如史前文物、巴洛克建筑的装饰、贝尼尼(Bernini)的陶塑等。但它们同时又预示着陶瓷的未来发展趋势。丰塔纳的作品形势复杂,但又不失黏土材料的直接性。他在自己的著作中多次宣称, “我是雕塑家,而不是陶艺家”。在他“征服空间”的独特艺术旅程中,陶瓷一直都是他的表现渠道。

作为当代陶瓷艺术家,杨人倩通过针对现象的对立特征进行对比,显然在探索这种媒介可能性的道路上走得更远。同时,她的视觉呈现也有受抽象表现主义影响的迹象,并反映了她的个人心理与普世内在价值观的连接。当同时浏览她的一组作品时,她思维过程中的即兴和自发性更显著地体现出她的两种倾向:对动态的、充满能量的创作动作的强调;以及与之相反,对色彩领域更加理性、反思性的专注思考。在这一层面上,她的陶瓷作品自然而然地具有了更加深刻而本质的内涵。从艺术史的角度来说,这可能是艺术普遍存在的二元性:它们既传承自悠久的历史,同时又与未知的将来时时产生着共振。

杨人倩,欣然,2021. 彩釉纸浆彩泥,35.56 x 46.99 x 34.29 cm ©杨人倩 

杨人倩,眩,2021. 彩釉纸浆彩泥,24.13 x 22.86 x 24.13 cm ©杨人倩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