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艾利森怎样以独到眼光以100美元收藏一件10万美元陶瓷作品?

2021-04-14 22:00:31|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218| 评论:0| 收藏

“不知从何而来的形状:小罗伯特·埃利森收藏陶瓷”展现场图 图片来源: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小罗伯特·艾利森(Robert A. Ellison Jr.)从20世纪60年代就开始收集陶瓷,在此后的几十年里,他帮助改变了人们看待陶瓷的方式,完善了贯穿各个时代的不同传统的历史。现年88岁的埃里森向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自2009年以来赠送了藏品中的600多件。他最近捐赠了125件现代和当代陶瓷艺术家的作品。 “不知从何而来的形状:小罗伯特埃里森收藏的陶瓷”展,展出了从20世纪初至今的抽象和非代表性陶瓷。在与ARTnews的电话采访中,埃里森谈到了他早期的兴趣从绘画到陶瓷的转变,他是如何训练自己挑选藏品的眼力,以及把他几十年的藏品捐赠后的感受。

ARTnews:您现在在哪里呢?

小罗伯特·艾利森:我在曼哈顿的格林威治村,在一栋改造过的建筑里。我们在1990年搬到这里的,已经在这儿生活了三十多年。我的第一个居所是在格兰德和艾伦街,有两个天窗,但这是一天有五个航班经过,我很高兴我现在不用听飞机飞过的声音了。我在那里住了25年,后来我和妻子买下了这个地方。

 ARTnews:您觉得过去一年的居家隔离经历如何?

小罗伯特·艾利森:感觉日常生活被颠覆了,我觉得自己像躲在岩石下面。我88岁了,不常出去。我不是地球上年纪最大的人,但我也不是最小的。

ARTnews:你认为陶器和绘画的最大区别是什么?

小罗伯特·艾利森:我认为陶瓷介于绘画和雕塑之间,两者中的一些技术都可以采用,并且具有更灵活的三维形式。人们问我,“为什么是陶瓷?我说,“我不知道。”但1962年我从德克萨斯州来到纽约时,我是来当画家的。我画了25年的画,但我在艺术界却没有什么吸引力。但我总是在画室休息,出去逛逛陶瓷店。我一开始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学到的一切都是自己发现的。当我在60年代第一次开始收藏陶瓷作品的时候,关于当代陶瓷的书并不多,所以我只是用我的眼睛去观察,试图找出谁对所做的事感兴趣。从那以后这一点就一直引导着我的收藏事业。我做收藏的时候也会和人商量,但不是收藏顾问、馆长或助理之类的。我只是一个人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做。

 小罗伯特·艾利森 图片来源: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ARTnews:那你怎么来判断自己的收藏价值如何呢?即使在书和资料都不多的情况下,你还是成为了有众多艺术家作品的重量级藏家。

小罗伯特·艾利森:幸运的是在1972年,普林斯顿有一个关于美国陶艺的标志性展览。两年后,保罗·埃文斯出版了《美国陶艺》一书。这些提醒我注意我所看到和收集的东西,然后结果就一目了然了。我在一开始的时候确实并不了解美国陶艺作品就去收藏了。我一直想自己弄清楚什么作品有趣,什么没意思,花了一段时间。最后我摆脱了数量的观念,转而追求质量。

ARTnews:刚开始收藏的时候,你认识和你有共同兴趣的画家吗?

小罗伯特·艾利森:我一直在收藏,以为自己对陶瓷了如指掌,但在1974年,我在朋友的古董店第一次看到了奥尔的作品时,被震撼了。这是他做的一个水罐,捏了一个壶嘴,捏了一个轮廓,切了一个洞作为把手。从此我对他的作品很感兴趣,这也成为了我收藏他的第一件作品。我影响了一些我认识的人收集陶瓷。米尔顿·雷斯尼克(Milton Resnick’s)和他的妻子帕特·帕斯洛夫(Pat Passloff)是我大约20年的老友了,当我发现乔治·奥尔(George Ohr)的作品时就推荐给了米尔顿。

乔治·E·奥尔 《花瓶》 1897-1900年 图片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提供

ARTnews:奥尔的作品对你来说有多好?

小罗伯特·艾利森:他现在已经很出名了,但在他有生之年他几乎被忽视了。我试图解开谜团:他创作的动机是什么?当他在世纪之交在密西西比州比洛克西的时候,他的创作为什么又是这样的?我试着找出他灵感的来源,但始终找不到。我查阅了陶瓷史和艺术史,发现最接近的可能是19世纪10年代末的俄国构成主义,但那比奥尔晚了20年。

ARTnews:你还记得你第一次为乔治·奥尔的作品付了多少钱吗?

小罗伯特·艾利森:我好像把它写在什么地方了,但我想可能是100美元或更少。

ARTnews:如今,一件相似的奥尔作品价值多少?

小罗伯特·艾利森:涨到了10万美元,但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收藏家的心血来潮。因为他的作品没有遵循任何特定的模式,所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

ARTnews:正如你后来在自己的著作中记载的那样,他在那个时代似乎多少有点声名狼藉…

小罗伯特·艾利森:是的,但没有人认识到他在陶瓷史上有的突破性进展。如果你没有任何追随者或真正参与你工作的人,你所做的不会有任何结果。就在他死后几年,奥尔的创作就被遗忘了。直到彼得·沃克斯(Peter Voulkos)的作品风格被发现与他早在20世纪50年代创作的有关联时,人们才发现奥尔。

ARTnews:对你来说,当你了解沃克斯时,他最与众不同的地方是什么?

小罗伯特·艾利森:很多都和时间线有关。作为一个极其熟练的轮子上的陶工,沃克斯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就,他把陶罐扔在一起,捣碎,并制作了雕塑。这就是形式观念开始改变的地方,在奥尔去世40年后,沃克斯成为了焦点。

阿诺德·齐默尔曼(Arnold Zimmerman)作品在展览中 图片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提供

ARTnews:这些年来,你的收藏方法是如何改变的?

小罗伯特·艾利森:我是个连续收藏家。我找到一个陶瓷领域,放在历史的上下文中了解并收集作品。当我了解了所有这些之后,我就转到了另一个领域。2009年,我送给大都会300件美国陶艺作品。其实这次展览和画册能更好的回答你的问题。

ARTnews:你收藏的作品有多少?你家里有很多吗?

小罗伯特·艾利森:它们堆积在台面上,直到台面无法容纳为止。我没有提前计划,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它们,但幸运的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相信我的愿景,并接纳了我捐赠的作品,这里是存放藏品的好地方。(作者:Andy Battaglia 编译:孟孟 文章来源:ARTnews)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