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宿:在英国打球说英语很重要 丁俊晖做到了

2020-04-26 zsdown520  298  收藏  管理

文/泰瑞 格里菲斯(斯诺克名宿)

我曾经与四位中国球员合作,主要是肖国栋。我觉得主要的问题是他们不能说英语 显然丁俊晖的英语很不错,田鹏飞也还好 但有些球员并不说英语,在一个国家生活而不会这个国家的语言这是第一困难的事,在赛场走动以及到处旅行都会影响到心理状态。

其次,他们身上寄托着太多的期望。这个国家(英国)的球员每年六七次到中国参加比赛是一件事,而离开自己的国家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长期生活是另一件事,这更困难。

在与一些中国球员的交流中我意识到两个关键的问题。首先他们会寻求帮助,但他们并不热衷于改变自己。我想他们在中国有很好的教练,这并没有问题,但他们并不愿意改变任何传承于他们的东西。即便他们不愿意改变,他们也觉得自己足够优秀 我不相信这一点。我相信,你必须每天都要寻求提高,现在的竞争太激烈了,128人的赛制让你必须要打很多场比赛才能跻身赛事的最后阶段,这在短期内不会有改变。

其次,他们没有接受过任何策略方面的训练,比如什么时候应该选什么样的球来打。很多中国球员的出杆动作都非常棒,并不缺乏天赋,所以并没有明显的原因让他们不能前进到丁俊晖的高度 既然丁俊晖做得到为什么其他人做不到?

我想丁俊晖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我知道他现在并不在最顶尖的状态但他的职业生涯之前也有过起伏;梁文博此前的排名有过下降,但最近几个月他的表现非常好;肖国栋的排名也在前进这非常好,而他在学习方面比其他选手更加开放。其他选手,每输一场比赛都让下一场比赛更加难打,这样会让人更加习惯于输球而不是赢球。

印度球员英语非常好,而这项运动在印度存在了许多年,所以他们的情况有些不同;加拿大曾经涌现过许多的优秀的冠军球员,但他们是英语国家;詹姆斯 瓦塔那(泰国)很多年前来到这里,除了没有赢得世锦赛冠军以外他的成绩出类拔萃,他的英语一直不错。语言问题看似是中国独有的问题,我不太清楚中国的年轻一代来自何种体制。我发现汉语是很难理解的,而我在香港的儿孙接受得很好,孩子们学得很快。这正是球员们需要的,从非常年轻的时候开始学习语言,不论去哪个国家。

我的教练哲学是非常直接的,我自己永远都是一个学生 我必须这样因为当今世界瞬息万变,我自己也需要日新月异。我与顶尖球员合作,他们需要最好的建议所以我不能总是重复昨天的故事。在今天做与昨天同样的事而期待不同的结果,这不现实。

完成如此众多的赛事还要不断提升,对球员的要求看似很高,但也不会有人能够到处为他们提供指导。对我来说指导中国球员需要翻译的帮助,而真相是斯诺克的术语并不是像词典那样直接,所以他们并不太容易接受 并非完全不可能做到,既然丁俊晖做到了其他人为什么不能呢?

全部评论(0)

新闻资讯

400-1130-803

周一至周日
(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