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赝对比话古玉

2020-04-23 zsdown520  701  收藏  管理

真玉质,灰白沁。椭圆形,透雕鹘攫天鹅的图案,在荷莲、草卉丛中,一只白天鹅张口展翅,潜入荷丛之中,其上方一只海东青鹘正回首寻觅,伺机攫捕。背面为椭圆形环衬托,供缀饰于腰带。

“春水”表现的是北方游牧民族春天至湖边打猎的题材,辽、金、元流行。以此题材作为玉器纹饰的,始见于金。

“春水”玉饰(现代仿品尺寸不详)

此饰原定品名为海东青攫雁图带饰,时代定为元代。白玉质,局部有赭红玉皮。造型略近于真品,但有明显可疑处;

1、纹饰上,真品天鹅形态自然,结构合理,荷叶半卷具元代特征;仿品天鹅形态生硬,结构不合理,荷叶平展没有时代特点。

2、琢工上,真品浑厚饱满,刀法粗犷有力,层次感强;仿品器型单薄,刀法细软无力,层次感欠清晰。

玉飞天(唐高3.9厘米长7.1厘米)

青玉质,局部浅黄色沁。透雕,飞天作凌空驾云状,半侧身,上身裸袒,下着紧身长裙,肩披飘带,一手按云,一手托物,交脚跣足,身下有流云托浮,体态轻盈,与唐代壁画中的飞天形象风格一致。

飞天又称“飞天伎乐”,梵名乾达婆,能歌善舞,为福人类,随佛教传人,壁画、塑像中多见。玉雕飞天始见于唐,宋辽金元明继续流行。

玉飞天(现代仿品长9.2厘米)

此飞天时代原定为明代,但形象不具明代特征。白玉质,造型应系仿真品,又稍加变化,二者区别在于:

1、整体上,真品人体结构合理,体态细长婀娜,飘动感强;仿品人体结构不准,体态短小僵硬,动姿呆板。

2、细节上,真品朵云大而流畅,为唐代典型特征;仿品朵云细小杂乱,既不像唐代,又不似明代。

近年来,伴随考古不断的新发现,大量沉睡地下的古代玉器重见天日,吸引着越来越多人钦羡与喜爱的目光。具有深厚传统内涵的中华玉文化影响日趋扩大,藏玉赏玉成为时下又一道亮丽的风景。但与此同时,古玉的仿伪品也日渐泛滥,市面上良莠相杂、鱼目混珠。

宋代之前,文献中已有玉器仿冒的记载,如《新唐书·柳浑传》云:“玉工为(德宗)帝做(玉)带,误毁一旦,工不敢闻,私市它玉足之。及献,帝识不类,掷之,工人伏罪。”但这不是以牟取利润为目的制假,因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仿作伪品。以赢利为目的的古玉仿制始于宋世。

北宋年间,由于皇帝酷爱古物(如宋徽宗),宫廷内收集了大量珍品,上行下效,引发了普遍的收藏热潮,而文人士大夫则借古物博考前代的典章制度,证经补史,金石学研究蔚然成风。吕大临的《考古图》———第一部金石学专著,就是这时的文物。此书除青铜彝器外,还收录了14件玉器。社会各阶层的需求,不仅激发了大规模的盗墓活动,甚至出现犯罪可拿古器赎罪的怪事。一些商贾也从中看到了无限商机,趁机炮制出大量仿古伪品,包括玉器,瞒天过海,牟取暴利,所谓“利之所趋,无所不至”。清代陈姓《玉纪》云:“宋宣和、政和间,玉贾赝造,将新玉琢成器皿,以虹光草汁罨之,其色深透,红似鸡血色,时人谓之得古法,赏鉴家偶失于辨,或因之获重价焉。”可见伪玉之盛。

元承宋风。元代出现了第一部专门的古玉专著———朱德润的《古玉图》,内收39件玉器,其中有些即为仿古品。从杭州元代名流鲜于枢墓出土的玉器中,我们也看到了当时的仿古实物。至明代,形成又一股仿古风潮。明高濂《燕闲清赏笺》道:“近日吴中工巧,模拟汉宋螭钩环,用苍黄、杂色、边皮、葱玉或带淡墨色玉,如式琢成,伪乱古制,每得高值。”陈继儒《小窗幽记》云:“今之人,如货古玩于时贾,真伪难知。”也间接说明了市场的混乱。出土和传世的明代仿古玉也时常可见。降至清代,仿古玉达到了历代的顶峰。清中期时,乾隆帝嗜古入迷,不但罗致大量古玉,还令宫廷工匠仿制古玉,在其身体力行下,此后,尤其是清末民初,仿古玉成批生产,流传后世,给现今的鉴定和收藏造成了一定困难。

20世纪80年代以来,新一轮的制假狂潮掀起,并且愈演愈烈,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上起新石器时代,下至清代,无不仿制,辽宁的锦州,陕西的西安,河南的南阳,安徽的蚌埠,江苏的苏州、扬州,浙江的余杭等,都是古玉仿制的中心,且地域特色鲜明,如东北仿红山玉器,江南仿良渚玉器,西北仿龙山、齐家玉器,中原仿商周、两汉玉器等。由于从事古玉研究工作的关系,时常有爱好古玉的朋友将收藏品拿来鉴定,其中绝大多数为现代仿品。在林林总总公开出版的古玉图录中,伪品也并不鲜见。有些所谓收藏名家所收藏的竟全是伪品,这并不是天方夜谭。倾其财力,换来赝品,当然非人所愿,虽然买得了经验教训,但如此学费似应尽量少付。如何提高自己的眼力,练就一双火眼金睛,是许多人所梦寐以求的。

怎样来辨别一件玉器的真伪呢?一般说来,我们可以从形制、纹饰、琢工、玉质等几个方面着手:

一、形制。每个朝代的玉器都有它自己的基本造型,同样是龙,历代造型均不同,把握了它的特点,对器物的总体时代风格就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

二、纹饰。各个时代不同的审美喜好等决定和制约着器物的装饰图案。良渚文化的神像纹、战国的谷纹、明清的吉祥纹都代表了社会的流行时尚,知此,器物品性自然了然于胸。

三、琢工。由于制作工具的改良和技术手段的变换,历代碾玉技法也不尽一样。史前尚无金属工具,故切割、琢磨、钻孔带有明显的原始特征,商代的双线阴勾、西周的斜切阴线、汉代的“汉八刀”等皆为典型的刀法,与他代不同。如加以熟识,不啻是一条鉴定捷径。

四、玉质。尽管古玉材质的主流是新疆玉,但在不同时期也采用了一些其他玉料,尤其史前阶段,受客观条件的限制,大多是就地取材。如红山文化的岫岩玉,良渚文化的小梅岭玉等;而现今又出现了青海玉、俄罗斯玉等;还有以石代玉者。识别不同的玉料,可借助矿物鉴定法来分析,通过颜色、硬度、密度、折射率来科学鉴定,将有助于确定器物时代的早晚。

从明清人的记述中,我们了解到不少古代的作伪手段,结合现今的作伪方法一同考察,可以看出,玉器作伪无非是在以上几方面刻意模拟,特别是在玉质的作旧上花费大量精力,不惜采用各种手段,借助各种技术,挖空心思来制造各种假沁。沁色是指玉材上的次生色泽,它是因古玉长久埋藏于地下,受温度、湿度及周围其他物质的影响而缓慢发生的一种风化现象,故色泽自然沉着,深浅浓淡有序。古代仿沁有老提油、新提油、火烧玉、羊玉、狗玉、风玉、梅玉、叩锈、油炸侩、琥珀烫等等;今则以氢氟酸、硝酸、硫酸,加上熏、烤、烧、煮、炸、蚀、涂、胶、糊等诸种手法处理,不论何种方法,离不开高温、高压、酸、碱等条件因素,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以伪沁来仿冒出土古玉的自然受沁。但由于它是短时期由外力强沁而成,故沁色显得生硬造作,鲜艳跳眼。而恰恰是在假沁上,往往会令不知就里、痴迷沁色的收藏者们黄连入口、胸闷不已。笔者至今弄不明白,为何有那么多人不愿从基本的鉴定方法入手,扎扎实实学一点功夫,而仅倾心于沁色,忽略其他,以此作为辨玉的首要依据,甚或敝帚自珍呢?在现今的高科技条件下,沁色能仿得惟妙惟肖,不具一定功力者是难以觉察的。

尽管如此,仿伪古玉,无论作伪者如何费尽心力,终属东施效颦,不可能不留下蛛丝马迹。我们只要避免将形制、纹饰、琢工、玉质等几方面孤立、割裂起来看待,不单凭某一点遽下结论,以偏概全,而是将它们综合起来分析,还是能够较为全面、客观、准确地做出真伪判断的。当然,古玉辨伪首要的,还当以科学考古出土的玉器作为标尺。无直接依凭的,则可借鉴同时期的其他器物,因为每个时代的器物风格是大致相同的。同时,坚持多加实践,积累经验,摸索规律,相信古玉辨伪是不难为人所掌握的。

全部评论(0)

新闻资讯

400-1130-803

周一至周日
(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