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澄怀味象”——胥建国诗集《聊了集》分享会于北京举行

2020-10-22 16:53:31|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52| 评论:0| 收藏

活动海报

2020年10月17日,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胥建国诗集《聊了集》分享会在北京市中卫御苑举行。本次活动由艺术家、诗人胥建国作为主讲人,朱海犀先生作为特邀嘉宾。古有文人雅士的西园雅集,本次诗集分享会也是以诗会友,畅谈文学与艺术。本次活动的主持人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孟媛博士。

分享会嘉宾合影

《聊了集》中,聊,是托物感怀;了,是了然于心。胥建国从1990年到2019年,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在繁忙的工作、创作和理论研究的间隙,写就了百余首诗句,澄怀味象,聊记心得。《聊了集》中选取了126首诗,以中国古体诗的形式写就。正如《中国雕塑》执行主编、美术史论家宋伟光写道的:“胥建国的诗多涉及七言,偶及四言、五言、六言等。早年之作,秋气寒入,中见苦涩。渐近,则晨晖映天,意气风发。胥君之诗,古格律绝,皆为旧体,然思绪却新。犹如罗振玉、王国维用体虽旧,见地却新;顾颉刚用体则新,所涉深旧。余以为,诗体无所谓新旧,期旨在于所言去陈,所表至真。”

《聊了集》

胥建国的诗来源于他的生活,来源于身边的人与事。早些年,当孩子刚刚出生时,胥建国就要离开妻儿去读书,当时对于家人的思念酝酿成了他最早的诗句。于是这几十年里,他的诗句里有对故土与亲人的思念,有对已故亲友的缅怀,有故友重逢的喜悦,有花鸟山林,也有真挚,有热爱。

诗集作者胥建国手书

正如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杜鹏飞在诗集中写道的:“诗歌是人类最古老的文学形式,是一种用高度凝炼的语言表达丰富情感或叙事的文学体裁。胥建国的创作是脉冲式的,顺其自然,决不刻意。有感则寄之于诗,无感则付之阙如;兴来则洋洋洒洒,兴尽则一言不发。”他将胥建国的诗集按照时间顺序分为了三个部分,一是1990年9月至12月间离开妻儿赴京读研,于忙碌中触景生情,聊寄情怀;二是2015年至2018年与同学朋友互动致意,聊表友情;三是2019年上半年,回望人生,感悟风物,抒发了对亲人、朋友的爱恋追念,对仁义之心、浩然之气和宁静致远心境的仰慕与向往。诗句或平实,或奇崛,是日常所见、所游、所交、所感,赋之以诗的形式,寄托诗人敏锐的观察和丰富的内心。

作者胥建国缅怀恩师李伯安的手写诗句与青年雕塑家肖靖画的插图

书籍开卷即为胥建国所选取的十二首诗,以书法写就又配以青年艺术家肖靖的插画,诗书画相互映照。胥建国在分享会上谈到:“我觉得写诗也要业精于勤,不耻下问,长思善悟。最重要的是宗炳的‘澄怀味象’,即是以达至澄澈空明的心境来看待物象,于纯净创作中保有的一种悠然自足之人生态度。入世饱含大爱悲悯天下,出世尽览空寂聊做尘泥。”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雕塑家、雕塑理论家胥建国在分享会上

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翁剑青也在书中提到,自古以来,视觉及造型艺术与诗文之间就有着不可分割的内在关系。苏轼所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即是此意。这在中国艺术的赏析和创作含义上似乎成为了一种审美判断和评价视角,也意味着中国艺术家的人文素养和艺术意趣的高层次追求。在胥建国诗作的体格和词语中则较多地传承了中国传统格律诗的一些形式结构和词语的情韵,但所书写的对象和内涵却是来自他自己现实的生活、情感和超越现实表象的心境与思绪。胥建国的诗作,虽然在基本结构和语词造境方面借用了中国传统诗歌的一些经验和方法,但他的诗却是源于内心和真情,其语言风格也是较为通俗和畅达的;其诗作的手法和意象富有多彩的画面感、抒情性及某些象征性;其情怀和格调在总体上倾向于洒脱、明快和奔放。这也是作为一位雕塑家兼诗者自身气质的自然流露。

特邀嘉宾朱海犀先生

特邀嘉宾朱海犀先生在诗集出版前曾经给予了中肯的建议,他说道:“我觉得有写诗创作激情是第一位的。将人生的阅历与诗情积累到某一个阶段,就会文思如泉涌。” 艺术家李飒认为艺术家都是有使命感的,他从胥先生的诗句里也能看出他对于艺术的理想与抱负。

活动现场

出版从业者范雨萌很敬佩胥建国的勤奋与坚持。她从2018年底开始就参与了诗集的筹备工作,“我们常说美是一种复合的感受,这一点在胥老师身上体现的尤为突出。这种复合的美感一方面源于我们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如胥老师提到的‘游子’‘孝子’‘丈夫’等,另一方面源于自身知识和文化背景的构成。由前者发出的咏叹是激情的、澎湃的,也是转瞬即逝的,但由于后者的存在,在自发的基础上多了自省、自觉和自律,多了承袭文脉的文人使命感,让这些感怀的瞬间得以永恒,也有了这本诗集。这种勤勉与坚守让我受益匪浅。”

同样作为出版从业者,朱洁仪也参与了诗集的筹备工作:“我也是比较早的看到大部分诗歌的人之一,我觉得胥先生虽然是一位艺术家,但是却继承了中国文人的诗言志传统。尽管不是古典诗词的科班出身,胥先生的诗往往会与我们的古代经典不谋而合。譬如《聊了集》中写给亡母的悼念之句“粉颜刹那消遁”,便与西晋太康年间的悼亡之作一脉相承;描绘爱妻的‘乌发垂地蝉翅袖’一句,就很有南朝梁简文帝萧纲写其观内人昼眠中‘簟文生玉腕,香汗浸红纱’的宫体诗韵味;又如‘忽有雀过,扑翅急翔。借问何去,是否洛阳?’,虽用四言,诗境间却尽是大唐气象,更是滥觞于唐而大盛于宋的禽言诗路数。胥先生写诗风格不拘一体,既有心怀天地的广阔,又有细酌慢捻的微妙小品。这正是作为一个艺术家,对于宇宙万物和自我内心的独特观照。”

《聊了集》中的诗句

赵维女士是北京大学出版社资深艺术编辑。她谈到,起初被邀请参加胥老师的读诗雅集时有点惊讶,因为胥老师一直是以一位著名现当代雕塑家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所以看到胥老师的诗集,尤其诗文是偏古体诗时,更觉得意外。确实这在中国当代艺术家中不多见。“后来我仔细想了想又觉得其实不必惊讶,因为自古中国就有‘书画同源’的传统,而且好的艺术家一定是有很多面、是精神世界很丰富的。这也让我想起诗人西川曾谈过的‘艺术家的开合度’的问题。历史上,古代很多知名艺术家也是诗人,除却大家都知道的苏东坡、王维等等,一些很重要的画家也是被遗忘的、不为人知的诗人。比如画史上以擅长画竹而进入画史的文同竟写过动人的悯农诗;而元四家之一、以清远风格的水竹图著称的倪瓒,写的诗中竟有岳飞和屈原的影子……西方也不例外。胥老师也是这样一位精神世界很丰富、开合度很大、有很多面的艺术家。中国古人说‘律己宜带秋气,处世宜带春气’,胥老师就给人这种感受——他个人十分勤奋,在自己的艺术和教学之外也很用心,这在诗集中也有反映,他善于观察、能敏锐感悟和思考,更能坚持记录,让人佩服;对于学生和后辈也很温暖和煦,非常爱护和提携年轻人——这次雅集胥老师邀请的便多是初出茅庐的青年,书中插图也交由学生所绘。”

此外,青年艺术家肖靖、李会营、李孟阳、韩继隆、郑华康、董泽华等嘉宾也在分享会中交流了关于诗集的观点。

《聊了集》中的诗句

《聊了集》中的诗句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在线咨询
1868812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