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西方绘画500年 | 尤勇:《宫娥》,另一种再现可能

2020-10-22 16:50:57|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43| 评论:0| 收藏


《宫娥》的神秘肇始于镜子。镜子就是解开其神秘的钥匙。没有什么比镜子更能使一幅画的真相显得扑朔迷离,也没有什么秘符比镜子更能赋予一幅画以文学意义的神秘,镜子的功效就是在画面里开辟另一个世界,令一切形象左右颠倒那样:它也令人神魂颠倒。

何况这幅画里面“设置”了两面镜子:

第一面镜子我给它起名叫作“王镜”。在画面的深处,挂在墙上,镜中与昏暗背景形成鲜明对比的飘白反光中漂浮着国王腓力四世(FelipeIV)和王后玛丽安娜(MarianaofAustria)的形象,而这种帝王夫妻像的“同框”,是反常不合体统的,我们在当时所有王族画像中找不到先例。“王镜”作为揭秘《宫娥》的钥匙,给法国哲学家福柯(MichelFoucault)带来了关于真正的表现主体—国王所象征的权力与知识考古学的无尽遐想,也正是基于这面镜子的无穷想象与解读,福柯将这架理论机器开动起来,让这幅画的诠释像雪球一样在理论家、哲学家、科学家、诗人所编织语言世界中越滚越大,越解读越复杂。

如果我们认定委拉斯贵兹是以写生的方式作画,也假设国王和王后曾经“在场”,那么“王镜”显然违反了光学规律,如果后墙真的有一面镜子,国王和王后的形象真的如图双双出现在镜子中,那么相应的,镜中虚像到镜面的距离应该等于镜面到实像的距离,正如原属于西班牙哈布斯堡王超的藏品,凡·艾克的《阿尔诺芬尼夫妇像》中的那块镜子那样,镜中世界对应着一个现实的世界。这就意味着,出于对应,镜子跟前必然站着这对至高地位的夫妻。但这样一来在现场光线条件下,脸又背光了,镜子中的正面将处于暗部,绝不可能如画中所示,处于亮部。显然,委拉斯贵兹的镜面没有现实世界的对应,他PS了“王镜”。请允许我大胆假设,这面镜子压根就不需要在场—画中的这面墙上,而是在其对面的墙上,也就是画中委拉斯贵兹所注视之处,做个离谱的猜想,如果国王夫妇取像的确是镜像,而不是实像,就光线来源一致性来判断,它都有可能与委拉斯贵兹的自画像共用一面镜子,这种局部的腾挪对于委拉斯贵兹这样的大师而言,可以隐藏得天衣无缝,所要做的只不过是挪动画布的朝向而已。“王镜”中的成像并没有给出一个符合逻辑的交代,只剩下国王与王后幽灵般闪现,以及那块在现实中找不到对应的鲜红色窗帘。倘若“写生”这件事的确发生了,我认为国王和王后的形象只是被委拉斯贵兹剪切、腾挪到了现在画面的位置中。

扫描二维码购买《交织的目光:西方绘画500年》

从10月14日开始,每天一位学者或艺术家的短视频和精选文章将在艺术中国公众号上连续刊登,同时在艺术中国抖音官方账号推送,敬请期待!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在线咨询
1868812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