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几百年前我们的食物是什么样子的?

2020-09-21 22:30:58|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46| 评论:0| 收藏

Ive De Smet(左)和David Vergauwen(右)站在麦田里,小麦是这类研究的焦点。来源:Liesbeth Everaert/Cell Press

如果一个植物遗传学家和一个艺术历史学家一起走进博物馆会发生什么?

他们提出了一个追踪植物性食物视觉进化的新想法。

我们烹饪所需的水果、蔬菜、豆类、谷物、坚果和种子都来自它们野生的祖先,这些食物在几千年的时间里被驯化、耕种和改良。种植者们在不同的质地、口味、外观和品种上进行了改良,使它们在人类消费和农业效率上更有吸引力。但是几百年前我们的食物是什么样子的呢?

几十年来,植物遗传学家以多种方式研究了现代食物的历史基因组成,重点研究了导致外观变化的某些基因突变。根据周二发表在《植物科学趋势》(Trends in Plant Science)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这些方法并没有为一些植物性食品的实际样子提供多少答案。

因此,世界各地的艺术收藏,就像现代的照片一样,可以作为一个巨大的历史数据库,记录现代植物的外观是如何变化的。它们使公众把他们发现的东西呈现出来。比利时VIB-UGent植物系统生物中心功能性磷蛋白组学(Functional Phosphoproteomics Group)小组负责人、该研究的合著者艾夫·德·斯迈特(Ive De Smet)说:“图像,以及艺术描绘是提供缺失信息的好方法。”

他说:“我们主要对现代橙色胡萝卜的故事感兴趣,比如它从一种不起眼的野草发展到现在流行的样子。”古代植物性食物的基因组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这种植物的样子——例如,基于产生不同颜色的活性途径的颜色——以及它可能具有的特征——例如甜味,”他继续说道,“这有助于我们在时间轴上确定某些特征的外观,就像绘画一样。”

但德·斯迈特说,两人时不时会“一起去一个我们无法说服妻子去的地区或城市旅行”。几年前,两人站在俄罗斯的赫米塔奇博物馆(Hermitage Museum)里,面前是已故的佛兰德斯画家弗兰斯·斯奈德(Frans Snyders)的一幅有关水果的画。他们谁也没认出这些水果来,所以下面的问题是这些水果在17世纪看起来是不是和现在一样,还是说斯奈德只是个蹩脚的画家。

弗兰斯·斯奈德(Frans Snyder)《有猴子的静物画》 来源:布拉格国家美术馆

在前往俄罗斯另一家博物馆——萨科齐塞洛(Tsarkoe Selo)的火车上,这个问题引发了关于其他食物是否也有类似故事的进一步讨论。一项跨学科的研究由此诞生。在艺术的帮助下,他们在胡萝卜的驯化和颜色、现代小麦的制作、草莓的种植和西瓜的起源等方面都有了类似的发现。

搜索“20根奇形怪状的胡萝卜”

虽然参观博物馆是两人长期的消遣,但他们不能单单为了这个项目独自旅行和观光。他们还有错过私人或更小众的画廊中潜藏发现的风险。网上的图录只提供一些艺术作品的简短标题和描述,以及小照片,所以要找到其中的食物并不总是可行的。

“图录有时候没有什么用,因为一幅画上可能有20根奇形怪状的胡萝卜,(而且)此时画上还有一只青蛙,这幅画就会被贴上‘有青蛙的静物’的标签,”德·斯迈特在电子邮件中说。 c

他们呼吁在比利时和荷兰工作生活的全球的历史、艺术和园艺爱好者。他们要求艺术狂热者在参观博物馆时保持警惕,这样他们就能参与进来,增进我们对这些物品过去是什么样子的理解。

从7月14日开始,参与这项活动需要通过电子邮件将照片发给作者,但他们正在开发一款应用程序来简化这一过程,并使保存这些照片的公共数据库可见。作为遗传学和艺术史学科融合的代表,作者将他们的众包活动命名为“艺术遗传学”。

《Vogue》杂志,1975年6月1日:在纽约州哈皮·洛克菲勒(Happy Rockefeller)家中的地下美术馆里,远处的墙上挂着绘有毕加索(Picasso) 1931年的画作《水罐和碗的水果》的1970年挂毯。来源:Horst P. Horst/Conde Nast/Getty Images

绘画可能包含除了蔬菜的样子以外更多的细节

作者认为,关于植物性食物进化的发现也可能阐明这些食物在哪里出现,它们有多普遍,以及食物消费习惯、贸易路线和新征服的土地之间存在什么联系。

环境因素创造了人与食物之间的关系——有些食物是出自不同地区的食物——但也有文化因素,德·斯迈特说。例如,他解释说,西红柿在16世纪30年代就在欧洲为人所知,但直到17世纪才被作为农作物种植。很久以后,到了19世纪,西红柿在意大利的厨房里声名鹊起。

“这些延迟只能通过文化惯例来解释。”德·斯迈特说,“西红柿和土豆都曾被认为是危险的,甚至是有毒的。”“我想,我们的研究方向并不局限于遗传学和艺术史,还包括文化人类学和社会历史领域。”

评估抽象艺术和现实艺术

这项研究有一个主要障碍:艺术是随意的,那么作者如何解释一幅画是否可靠?

“如果你看着毕加索的立体派作品,想知道20世纪初的梨是什么样子,你会失望的,”德·斯迈特说。

已故荷兰画家希罗尼姆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的作品或许能展示出草莓的正确生物结构,但水果比画在它旁边的人要高。

“在绘画和其他艺术形式中寻找,当然是一种追求的方式,”乔治亚大学农业和环境科学学院的教授埃丝特·范德·克纳普(Esther van der Knaap)说,她没有参与这项研究。“虽然不完美,但历史中的艺术提供了额外的见解,让我们了解几个世纪前的重要特征。”要解决这些矛盾,首先要检查消息来源的可靠性,然后再相信证据,德·斯迈特说。如果作者能够证实画家描绘的衣服或乐器是正确的,那么他们就可以假设画家在画水果和蔬菜时也同样准确。

希罗尼姆斯·博斯的《失乐园三联画出处:Pablo Blazquez Dominguez/Getty Images

他补充说,回答这个问题也可能是一个关于次数的问题。一种食物被描绘过一次,它可能是一种奇怪的东西,或者是劣质艺术品的结果。如果这种食物在绘画中很常见,它可能确实就是它本来的样子。在这项边缘研究中,玫瑰是起参照物作用的,因为它们有很长的繁殖历史,而且几百年来都有对玫瑰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描述。如果这位艺术家也画玫瑰,这将有助于确定她的作品是否可靠。

“艺术家和科学家都在努力理解和解释他们所处的环境,所以对我来说,科学与艺术的合作是很自然的,但也非常罕见,”纽约州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植物育种与遗传学副教授迈克尔·戈尔(Michael Gore)说,他并没有参与这项研究。

“我希望这一努力能激发其他科学学科中开拓创新的新途径。”

(作者:Kristen Rogerss  译者:龚宇慧 编辑:陈艺玮  文章链接  https://edition.cnn.com/style/article/artgenetics-food-history-study-wellness-scn/index.html)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在线咨询
1868812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