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马精虎:写实绘画本是弄潮儿,怎么成了老朽呢?

2020-09-21 22:29:51|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34| 评论:0| 收藏

画家马精虎 (摄影/张景)

二十多年前,马精虎第一次坐飞机,目的地是青岛。2020年8月14日,他的第一次正式个展“马精虎:人性三部曲第一展”将在青岛市美术馆举行。冥冥之中,似乎是一种缘分。

只不过, 20年前的马精虎还和画家这个身份没有一丁点儿关系,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曾想过会当一个画家。如今面对着被古典油画熏陶的温文尔雅的他,你很难想象他的经历:当过老师,做过编程,开过店,甚至还贩过菜……而这些他认为都不成。直至有一天,他在地摊的杂志上,看到了艾轩画的有着大大眼睛的西藏小女孩。他对妻子说:“我要画画。”当天晚上,就开始了自学。虽然上路如此仓促,但他心里却下定决心:“这一次必须要成,因为这是最后的机会”。

当年他对于美术界的了解,绝大多数是从地摊上得到的。没有互联网的年代,美术界的信息传播是期刊,如《美术》、《江苏画刊》等,他都是在地摊上看的。我问:“你看的那么专注,又那么长时间,摊主不会赶你吗?”他回答:“挨家换着看呗”。就这样,他在游走于多个地摊,完整地看完了一本《海蒂性学报告》,后来他很长时间一度想画《金瓶梅》,动力就来自于这段经历。

马精虎跟随刘溢老师学习油画(摄于2008年3月)

得益于互联网,偶然的机会,他在论坛上认识了古典油画大师刘溢。在互联网刚兴起的年代,马精虎是通过网络向远在加拿大的刘溢学习油画的。以当时拨号宽带的网速,一张照片都要传几个小时,一段视频则要传几天,就这样,马精虎开始了学习古典油画的第一步。

一直到2007年底,刘溢从加拿大回国,才真正开始了拜师学艺之路。完全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他当时画的画,现在看连自己都嫌弃,但当时内心却是满满的不服气。前3个月一张作品都没画出来的他,每天只睡2个小时,硬是咬着牙把这个“鸿沟”给填满了。得益于刘溢独特的教学理念与方法,不到三年,马精虎就几乎熟练掌握了这一套古典油画技法。

这次青岛的个展,展出了马精虎40余幅油画作品,还有数十件纸本作品与手稿。其中的油画不少是从藏家手里借回来的,涵盖了他的大多数代表性作品,无疑是他从艺以来的一次小结。

马精虎向媒体介绍油画《秋虫》

《秋虫》创作于2011-2012年,来源于马精虎小时候的真实回忆,被他命名为魔幻现实三部曲之二。秋收农忙的季节,被他描绘地静谧唯美。他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在灯光下,空中哪都是飞虫。这些惹人厌的飞虫,却被他画的如同童话里的精灵。画中的女性,身材匀称,散发着青春的气息,最引人注目的是画面左侧端起簸箕的女性,脚跟抬起,显示出从下而上贯穿的力量之美。“我也好奇,为什么这么辛苦劳作的都是女性?男人在干了几天重体力活之后,就游手好闲了,而这些繁重的工作都是女性承担。我小时候特别怕天牛,我正在这睡觉呢,我就在上方画了一只特别特别大的天牛”,童年的梦魇如今却成为美好的梦境,画面的左下方,这个已经歪头进入香甜梦乡的小女孩,这就是马精虎自己。

马精虎为《新八仙传奇》起素描稿

《新八仙传奇》或许是马精虎知名度最高的一件作品,是魔幻现实三部曲的第三张作品。在这张作于2014-2015年的大幅作品里,他近乎完美的表现,实现了自己技法与思想上的突破。

马精虎在《新八仙传奇》创作中

画面中,一位疾速骑车而来的快递小哥,撞向了位于画面正中的西瓜摊。情节因此而起,不同行业的人物也因此组合在一起。充满张力的戏剧化冲突,被他完美的呈现在画面上。摊主、路边唱K的打工者、夜间衣着暴露的女性、追债者、胳膊上纹着“忍”字的年轻人、远处微笑着注视这一幕的老者……惊愕、贪婪、凶恶、热烈……这一切都来自于马精虎对生活的真切感受。他说:“我只是想为这些普通人树碑立传,因为他们不被人关注,这其中也包括我。”借“八仙过海”为题,其实暗含着下句“各显神通”,每个人都有独特的生存技能。他们才是历史的创造者。

马精虎 《新八仙传奇》185cm×320cm,魔幻现实三部曲之三,布面油彩 2014-15年

仔细看,这张画里有非常多的细节。开瓢的西瓜、凌乱的公鸡、受惊的驴子,还有细微处的蜜蜂、羽毛、硬币……随着绘画技巧的不断成熟,在画的过程中,马精虎往往会出现意识流,自然不自然地就画上一只蜜蜂,一根羽毛,这些无意识图像产生的化学反应,往往对画面产生了深刻的效果。最开始,他还限制这种意识流,后来索性放弃,事后再回看的时候,发现这往往是画中最精彩的时刻。

马精虎,《极喜》婚礼三部曲之一,130cm×255cm,(左中右),布面油彩 2019-2020年

今年才完成的三联画《极喜》是马精虎正在创作的婚礼三部曲的之一。在这张作品里,马精虎运用电影蒙太奇的手法,把婚礼中多个人物角色的不同动作、状态聚焦在瞬间的一点,呈现出了同一事件的多维画面。他把这个时间点比作“宇宙的奇点”,即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塑造了整个世界。

相比《新八仙传奇》,这张作品的构思与表现更进一步。在闹洞房的一刻,呈现出人物百态。然而他又天马行空,甚至连丘比特都放弃了射箭,被充满美好寓意的果盘吸引。但当观众定睛一看,盘子里不是红枣花生,却是表情包。马精虎说:“象征着早生贵子的红枣花生,其实不就是表情包吗?”没错,画家创作中的率性而为,其实正是当下社会的忠实记录。

马精虎与少数民族小模特

马精虎说自己是一个观察者,跟着社会走,不做预设,并且警惕自己轻易下结论。因此,从“二次元”,到“微信”都是他笔下曾表现的对象。他称自己是一个“泥沙俱下”的人,然而正是丰富的底层生活经验,才赋予了他深厚的阅读社会的能力,否则面对光怪陆离的社会,将陷入迭代迷乱的漩涡。

马精虎,《微信》61cm×91cm 布面油彩 2013年

他总是很坦诚地说自己“很土”,但他为现实主义绘画鸣不平——“从文艺复兴早期看,尼德兰的绘画是很前卫的,小勃鲁盖尔当时画的是最潮的东西,对人的冲击力非常强,后来到了意大利,卡拉瓦乔的绘画对人的冲击力那就更强了,有人看到他的画几乎昏厥,尖叫着说他那个是制造了一个幻境。我想,我们的写实绘画在一开始的时候,它是一个弄潮儿状态,怎么到后来就变成一种老朽的象征了呢?我真是反思了很久,后来我觉得还是画面内容的问题。比如法国的新古典主义,都已经到了19世纪了,还在想复兴希腊和罗马的光辉,这不是胡扯吗?我认为洛可可才是当代艺术,因为当时的社会就是那样。”

“如果我们在内容上走入死胡同,那真的是最后一缕光辉了”。在2020年这个特殊的年份,马精虎认为一切都将重新开始,而他和手中的画笔已经做好了准备。(文/许柏成,文中图片除署名外均为艺术家提供)

展览预告:

展览海报

“马精虎:人性三部曲第一展”将在青岛市美术馆展出,展期为8月14日至8月30日。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在线咨询
1868812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