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当画家遇见儿童:艺术史中那些著名的“小朋友”

2020-06-01 15:29:22|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59| 评论:0| 收藏

小卢卡斯·克拉纳赫 基督祝福孩子 木板油画 16.5 x 22.2厘米 1545-50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儿童形象在西方艺术史中很常见。暂不说圣经主题中的圣婴和天使,文艺复兴以来,许多以现实中的儿童为主角的油画肖像,给艺术史增添了一股清流。

委拉斯凯兹 穿粉红连衣裙的玛格丽塔·特蕾莎 128×99.6厘米 1654年©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玛格丽塔·特雷莎(Margarita Teresa,1651-1673年)是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和他的第二任妻子玛丽亚·安娜婚后的第一个孩子,她很早就被选为神圣罗马帝国继承人利奥波德一世的新娘。因此,西班牙王室每两到三年将她的画像送到维也纳,公主三岁时就被要求画一张正式的肖像。

委拉斯凯兹 宫娥(Las Meninas ) 布面油画 320.5 x 281.5厘米,1656年 ©普拉多博物馆,马德里

在西班牙皇室御用画家委拉斯凯兹的“精心策划”下,刚五岁的玛格丽塔“一不小心”就成为艺术史中的明星。《宫娥》记录了他作画时的场景,却引起后世大量的解释。有人说画家用镜子把国王和王后画进来,以彰显自己很受器重。也有学者分析,画家到底是在画对面的国王夫妇,还是对着一面大镜子画《宫娥》?还有人说,画家描绘仆人们繁忙的场面,也是对小公主王室身份的反思。

《宫娥》局部

委拉斯凯兹 穿白色连衣裙的特蕾莎 105×88厘米 布面油画 1656年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即便有大师相伴,宫廷严苛的生活和被规划好的人生,却让特蕾莎早早尝到了生活的苦难。1666年15岁时她就远嫁奥地利,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继承人利奥波德·依格纳茨的妻子,之后生下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特蕾莎的父母是近亲结婚,她年幼时曾生过大病,而婚后又患上支气管炎加之两次流产,身体极度虚弱的她于1673年早逝,一代芳华凋零在22岁。

委拉斯凯兹 穿蓝色连衣裙的玛格利塔·特蕾莎 126×106 cm 布面油画 1659年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在玛格利塔8岁时,委拉斯凯兹完成了他的最后一批肖像,第二年他与世长辞,这张肖像几乎成了他最后的作品。画家的技巧已经炉火纯青,笔触挥洒自如,色彩醇厚。裙子的华丽质感和女孩的天真纯净相互映衬,公主要迎来花季了,她也将永远在艺术中盛开。

巴托洛梅·埃斯特万·穆里略 吃葡萄和甜瓜的孩子 布面油画 146 x 104 cm 1645-46年 ©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

受委拉斯凯兹和里贝拉的影响,西班牙画家穆里略也描绘儿童,不过他眼中所见尽是苦难的底层生活,孩子们衣衫褴褛,忍受着饥饿,有时只能以水果充饥,甚至沦为乞丐。但他并没有过度渲染孩子的苦难,而表现他们在艰苦生活中的玩耍调皮。

彼得·保罗·鲁本斯《克拉拉·赛琳娜·鲁本斯 (1611-1623) 的肖像》, 约1616年, 揭裱到木板上的布面油画, 37.3×.26.9厘米,©列支敦士登王室收藏, 瓦杜兹-维也纳

鲁本斯既是大画家,也是一名外交官。再繁忙的日程也不能夺走他对女儿的关爱,他一定要亲手为女儿画一张肖像。由于鲁本斯的许多大型创作都有助手代笔的成分,因此这张肖像更显得弥足珍贵。

局部

这张肖像尺寸不大,但观众很容易被女孩眼神中的灵性所吸引。那淡淡的微笑,让孩童张扬的自信从画中奔涌而出。鲁本斯并没有运用他擅长的鲜艳色彩,在银灰色的调子下,潇洒的笔触和富有力量感的造型使画面极富张力。这张作品曾于2013年来华展出。

克劳德·莫奈 骑着机械马的让·莫奈 1872年 60x74cm 布面油画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莫奈在30岁左右还未形成他标志性的印象派风格,在追求丰富色彩的同时,依然保留了古典主义延续下来的造型方法,看上去更为写实。普法战争结束后,1872年夏天,莫奈举家从英国返回巴黎,这时他的经济状况有所改善,就在阿让特伊租了一间别墅。莫奈的大儿子让·莫奈在花园里给画家做模特,作品洋溢着安逸幸福的气息。 

马奈 吹泡泡的男孩 布面油画 100x81cm 1869年 ©古伯金汉博物馆,里斯本

莱昂·科埃拉·莱恩霍夫(LéonKoëlla-Leenhoff)是马奈的养子,他的母亲是马奈家的钢琴教师苏珊妮·蕾荷芙(Suzanne Leenhoff),莱昂曾多次出现在马奈的作品中。吹泡泡的主题和法国画家夏尔丹的同类作品一样,都是受到17世纪荷兰虚空派(Vanitas)绘画理念的影响,象征着人生的短暂易逝。

马奈 带剑的男孩 布面油画 131x93cm 1861年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莱昂回忆说,他在1861年为这张作品摆姿势,当时他大约10岁。莱昂身着十七世纪的服装,拿了一把剑作为道具,马奈以此表达他对委拉斯凯兹的敬佩。

雷诺阿 抱箍的女孩 1885年 125x76cm布面油画 ©美国华盛顿特区国家美术馆

雷诺阿爱画女孩,在他绚烂的色彩和柔软的笔触下,她们呈现出优雅、甜美、惬意的神情。他主观处理了人物造型,并采用古典式的构图,给轻盈的画面增添了宽博雄厚之气。这位抱着钢圈玩具的女孩英姿飒爽,自信而有力量。

雷诺阿 粉色和蓝色 布面油画74х119cm 1881年 ©圣保罗艺术博物馆

由于在1879年入选沙龙展,他的女孩肖像获得了很好的口碑,也被介绍给一些大客户。这幅画描绘了犹太银行家路易斯·德安弗斯的女儿爱丽丝和伊丽莎白,虽然是印象派画家,但雷诺阿的古典气质在深红色的背景面前展露得淋漓尽致。

雷诺阿 朱莉·马奈的肖像(爱德华·马奈的侄女) 54×65cm 布面油画 1887年 ©奥赛美术馆,巴黎

雷诺阿没有女儿,但她对女孩有近乎固执的偏爱,他的三个儿子埃德蒙﹑皮埃尔和让都曾以女装出现在画中。

雷诺阿 埃德蒙·雷诺阿的肖像 粉彩1888年 私人收藏

雷诺阿 皮埃尔·雷诺阿的水手服肖像 布面油画 1890年 私人收藏

毕加索 保罗的肖像1923年 粉彩/纸 私人收藏

作为高产艺术家毕加索的儿子,自然就有一项艰巨的使命,那就是做模特。保罗·皮埃尔换上各种奇装异服,跟上父亲的创作步伐。

毕加索 保罗·皮埃尔(Paul Pier)的肖像 布面油画130x97cm 1929年 ©箱根POLA美术馆

毕加索 骑驴的保罗 布面油画 1923年 私人收藏

毕加索的儿子保罗(1921-1975)是毕加索和第一任妻子奥尔加的孩子。毕加索的另外三位子女皆为他与他的情人所生:长女玛雅生于1935年,她的母亲是玛丽-特蕾莎·沃尔特;二儿子克劳德生于1947年,二女儿帕洛玛生于1949年,他们的母亲则是弗朗索瓦·基洛。

毕加索 扮小丑的保罗 1924年 130x97cm 布面油画 ©毕加索博物馆,巴黎

1917-1924年的毕加索正处于“新古典主义时期”,强调线条和古希腊雕塑式的圆润体块。1917年他前往意大利旅行,受庞贝壁画、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影响后,使得他的作品有一种纪念碑式的庄重风格。然而没过几年,他又转向了造型扭曲的超现实主义。

毕加索 克劳德和帕洛玛 布面油画 116 x 89厘米1950年 ©佳士得

1940-50年代,毕加索把眼光投向儿童绘画,这成为他艺术的下一个突破口。1949年他参观了巴黎的一个儿童绘画展之后,对批评家赫伯特·里德说出了那句著名的话:“我14岁就能画得像拉斐尔一样好,但花了一辈子时间学会像孩子那样画画”。在三岁的儿子克劳德和一岁的女儿帕洛玛面前,他真正展现出孩童般天马行空的想象。

亨利·马蒂斯 玛格丽特 布面油画 65x45cm 1907年  ©毕加索博物馆,巴黎

马蒂斯和毕加索曾经互赠作品,毕加索挑选了这幅马蒂斯为12岁的女儿玛格利特所作的肖像。玛格利特的母亲是画家的模特兼情人卡洛琳·杰拉德。1901年,6岁的玛格利特不幸患上了白喉,必须切开气管进行手术,痊愈后为了遮住刀疤,她经常在脖子上围一圈黑色丝带,这条丝带也成为她标志性的符号。马蒂斯非常疼爱她,为她画了许多不同风格的肖像。

玛丽·卡萨特 儿童洗浴 布面油画100x66厘米1893年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与男性视角下的孩子不同,美国画家玛丽·卡萨特虽然终身未婚,她却以母亲般的眼光深入描绘了孩子们生活的各个侧面。她们无一不是沉醉在母亲的怀抱里,幸福而安详。

玛丽·卡萨特 母亲的关爱 1902年 92.07 x 73.34厘米 布面油画 ©波士顿美术馆

塞尚 艺术家儿子的肖像 38x38cm 布面油画 1885年 ©橘园美术馆,巴黎

塞尚的肖像画由于其强烈的实验性,不太容易令人接受,然而儿子保罗的肖像却极为传神。圆润的线条概括出稚嫩的脸庞,挑起的眉毛带着几分俏皮。或许是孩子的活泼使然,画面的质感都变得柔软起来。

所以,一切关于儿童的,都应当用爱来对待。

帕乌斯托夫斯基写道:“诗意地理解生活,理解我们周围的一切——是我们从童年时代得到的最可贵的礼物”。

冰心说:“他细小的身躯里,含着伟大的灵魂”。

祝小朋友们节日快乐!

参考文献

[1].“列支敦士登王室珍藏展”[J].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2013(12)

[2].彭锋.《宫娥》的再现悖论及解决[J].读书,2018(06).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在线咨询
1868812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