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阿什维尔艺术博物馆推出十九世纪“打鸟”大师绘画作品

2020-04-30 21:38:12|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38| 评论:0| 收藏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John James Audubon),弗吉尼亚州的负鼠,1845-1848年,来自北美的胎生四足动物,手绘石版画,22 x 28英寸。比尔·施泰纳收藏。图片来源:Artdaily

2020年2月21日,一场以约翰·詹姆斯·奥杜邦(John James Audubon)的作品为主题的新展在阿什维尔艺术博物馆开幕。这场展览与21世纪艺术家们的作品并列展出,他们延续了奥杜邦关于动物寓言和隐喻的传统。该展览展出了40多件作品,并将在阿什维尔艺术博物馆展览大厅展出至5月4日。

《直觉:约翰·詹姆斯·奥杜邦与当代艺术》由策展人辛迪·巴克纳(Cindy Buckner)策划。巴克纳相信,参观者会对展览中许多当代作品的奇幻本质感到惊喜。“艺术家们从动物世界中获得灵感,但同时也让他们的想象力真正主宰了他们所讲述的故事。”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John James Audubon),《白鹭》,出自《美国鸟类》,1827-1838年,25×38英寸。Bill&Peg Steiner收藏。图片来源:ashevilleart官网

 

1785年,奥杜邦出生于海地,幼年的奥杜邦一直随继母生活在法国。奥杜邦从小就对大自然和鸟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喜欢徜徉在田野和森林里。1803年奥杜邦18岁,为了逃避兵役,奥杜邦移居美国,在宾西法尼亚州的乡下安家。在米尔格鲁夫的乡村,奥杜邦做起了地道的樵夫,终日钻进森林里,研究鸟并开始给野鸟作画。

奥杜邦是一位“打鸟”狂人!他曾做过十几年买卖,但因为对绘画的痴迷,生意破产。长期在野外工作,也导致他和妻子感情破裂而离婚。他曾精心制作过二百多副野鸟图谱,但画都被老鼠毁掉,他连续发烧几周后,又重新开始深入森林,继续自己的理想事业。

1826年,奥杜邦带着自己的部分鸟绘作品前往当时经济最发达的英国。从那时起,这位美国艺术家开始声誉鹊起。达尔文晚年回忆道,“奥杜邦衣服粗糙简单,黝黑的头发在衣领边披散开来,他整个人就是一个活脱脱的鸟类标本。”奥杜邦的作品不仅有清晰的鸟类描绘,还有鸟类栖息的环境的精细刻划,正好迎合了欧洲大陆浪漫主义思潮的需要。

尽管在十九世纪上半叶,摄影术已经诞生。但当时摄影机笨重无比,无法在野外捕捉灵巧的鸟类身影,19世纪对野鸟的认识和传播主要依赖于艺术家的绘画。

奥杜邦虽然是个环保主义者,但为了绘制图片,他射杀了大量野鸟并制作标本,这也令他的行为产生了一定争议。

艺术家之后又将目光聚焦在大型哺乳动物身上,凭借《北美野鸟图谱》和《北美四足动物》两部著作,奥杜邦奠定了不朽英名。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John James Audubon),《红尾鹰》,出自《美国鸟类》,1827-1838年,手工浮雕水彩画、纸上蚀刻,38 x 25英寸。Bill&Peg Steiner收藏。图片来源:ashevilleart官网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在他的第二故乡美国引发了他对记录自然界的毕生痴迷,并由此产生了两个富有灵感的项目——美洲鸟类(1827-1838)和北美胎生四足动物(1843-1848)。这些作品把艺术和科学结合起来,奉献了十九世纪上半叶的两项伟大的艺术成就。在他的一生中,奥杜邦以他的技术能力和无畏的热情,通过这些主要的作品展示和记录了美国环境的独特性,直到今天也是一个值得承认的事实。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John James Audubon),《普通的臭鼬》,出自北美洲的Viviparous Quadrupeds,1845-1848年,纸上手工着色的石版画,28 x 22英寸。Bill&Peg Steiner收藏。图片来源:ashevilleart官网

展览挑选的艺术家选择延续这一动物寓言和隐喻的传统,在21世纪具有全新的意义和意图。在一个气候变化和森林砍伐、城市化和科技不断增涨、物种灭绝加速和自然可持续性受到威胁,以及性别、种族、性、恐怖主义、移民和教育等社会问题的世界里,我们的故事可能已经改变,但我们需要找到有意义和可以理解的方式来通过讲故事来表达当代人的恐惧和关切,这一点没有改变。当通过共享我们星球的生物外观时,事实会提示我们,解决缺陷和强化某些东西将永远成为人类状况的组成部分,一切可以变得更加令人愉快。这些艺术家如何在我们的时代中利用这种叙事结构是令人信服的、有力的,也具有启发性。在这些生物的肖像中,我们经常看到我们本能的自我映射。

(文章来源:Artdaily、百度百科   艺术中国编译)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在线咨询
1868812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