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隔离的4天里,他这样致敬60件经典当代作品

2020-04-30 21:17:49|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52| 评论:0| 收藏

因为COVID-19病毒的肆虐,为了保证生命安全与身体健康,数亿人隔离在家。人们不能远足和交流,但相对封闭的空间与静止的时间,却也可能在头脑中诞生了很多奇思妙想。这不,四川美术学院的青年老师罗杰,做了这件叫做《按图索骥:120个项目》的作品。他用手机拍照身边事物,与世界当代艺术史上知名的60件作品产生了联系,不仅作品脑洞大开,文字和思考也诙谐幽默。让我们看看他是怎么想和做的吧——

我不能走得太远,刚刚解禁。但我可以在老家房子周围活动活动,这是我用双腿去丈量大地的极好时机,这样的过程里我希望能从事几天当代艺术。我只能尽可能多的,在不触碰这些事物,保证安全的,不被感染的前提下,多拍照片。艺术家要做的,就是发掘和体验情感中稍纵即逝的东西。

2020年3月9日至3月12日的四天,我在吃饱了以后,思考了这样一些东西。

一、内涵

乔纳森·费恩伯格提出艺术作为一种思维方式,即艺术家通过创作来探索事物即将呈现的样子。邵亦杨教授提出,我们能否看到更广阔更清晰的社会图景,获得更大的视觉自主性,争取更大的可见性?法国诗人波德莱尔早在19世纪也提出,艺术的革新就要到来,这将是一场全新的理论和全新的历史。在2020年这个时刻,我们也正在开启全新的历史,我所直面的,是身边最亲切的锅碗瓢盆。在人们已经把它定义成如此普通的名字之后,我用当代语境和未来思索重新认定它们不一般。

二、做法

我需要列举很多知名艺术家的做法,来证明我这么做的合理性。在毕加索创作了著名的《格尔尼卡》之后,我们似乎更加略懂了,现代主义的产生,是让画面更加纯粹和平面化。100多年前,杜尚把小便池搬出,宣告绘画时代的终结,艺术家可以直接地借用任何事物。在今天,我们实现了一种对任何风格或者艺术都包容的文化环境,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完全接近于绝对自由的一种创作状态。当我试着用这样的角度来看待我身边的一切事物时,我已经成功入定,生活的一切都是艺术。

在这个原则下,我开始认真的看看我这几天该怎么过。于是我通过随手可得的工业革命影像创作器材,对当下发生的现实生存,以及我与环境的尝试性互动,进行了这样记录呈现,并且这是具备接近写实的现场性创作形式,然后进行直接的机械媒介后期的一种科技交互性探讨。这成了我主要的创作形式。翻译一下就是,我用手机拍一拍照片,然后再用修图软件修一下。

三、名字

关于作品的名字,我前思后想,琢磨很久,直到今天再次点开这个系列作品的时候,看到了电脑屏幕左下角呈现出的“120个项目”,这是多么真切的存在。在此前灵感枯竭无法创作的时候,我选择了翻开厚厚的历史,看看在书本中记录的那些伟大的作品,参照这样的形式进行创作,我大可以美其名曰“按图索骥”。鲁迅先生说,“艺术家的事能叫抄吗?这叫借鉴,或者叫做致敬。”鲁迅先生还说,“我没说过这话。”

四、解读

关于作品的解读,我只能说,这是居家隔离期间的一个真实状态。这四天的时间里,我的所有行为和思考的专注,看起来就很理所应当的是一种哲学状态。我好像听说,当代艺术,一个极其重要的现实就是,维持了后现代主义的审美精神,那便是反对释义。

所以,当我妈妈问我:“你拍的这个照片是啥意思?”我说:“拒绝阐释我的作品,因为我想用这种没有唯一答案的无声的认知学去……”我妈说:“好,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不要开腔了,过来吃饭。”

2020年3月13日晚

小罗在西南边陲某地

听了“一个小罗”对这件作品的陈述,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好奇了?下面,我们开始上图,看看他是如何脑洞大开的吧——

编号1

《布鲁克林-皇后区高速公路的下面》蒂姆·斯佩里奥斯,1998年

《悄悄在老房子周围走了一圈》一个小罗,2020年

《彩虹》埃利亚松,2018年

《起床的彩虹》一个小罗,2020年

《火烈鸟》亚历山大·考尔德,1947年

《水柔象》一个小罗,2020年

《当我怀孕的时候》安尼施·卡普尔,1992年

《剖腹产》一个小罗,2020年

《油脂椅》约瑟夫•博伊斯,1963年

《晒果皮的椅子》一个小罗,2020年

《码头边的包裹》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1961年

《围墙边的包裹》一个小罗,2020年

《“无题”(罗斯在洛杉矶的肖像)》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1991年

《砂子清了三分之二》一个小罗,2020年

《火葬柴堆》卡尔·安德烈,1960年

《暂时不用施工的堆》一个小罗,2020年

《不在场(富兰克林,新泽西州)》罗伯特·史密森,1967年

《在苏家湾下面的安置区》一个小罗,2020年

《空间观念:等待》卢齐欧·封塔纳, 1959

《等待久了裂了》一个小罗,2020年

《无题》唐纳德·贾德 ,1967年

《电箱上有只蜗牛》一个小罗,2020年

《作物》罗克西·潘恩,1997年

《两盆作物》一个小罗,2020年

《空间概念》卢齐欧·封塔纳,1964年

《时间概念》一个小罗,2020年

《泉》杜尚,1917年

《monarch的泉》一个小罗,2020年

《护士凯西》李察德·佩利斯,2006年

《医生某某》一个小罗,2020年

《手推车上的包裹》克里斯托,1963年

《半包裹着的摩托车》一个小罗,2020年

《连续与相关的动作:被下降的动作打断》巴利·勒·瓦,1967年

《连续施工的力量:被不可抗拒的力量打断》一个小罗,2020年

《五英尺的彩色工具》吉姆·戴恩,1962年

《一米二的综合材料》一个小罗,2020年

《双重否定》路易丝·布尔茹瓦,1963年

《对手艺和锅的双重否定》一个小罗,2020年

《游离与脱离》让·杜布菲特,1965年

《已经脱离了》一个小罗,2020年

《秋天的节奏》杰克逊·波洛克,1950年

《冬天的生锈》一个小罗,2020年

《我的床》翠西·艾敏,1998年

《我在老家的床》一个小罗,2020年

《詹姆斯·布朗的护发产品》汤姆·萨克斯,2009年

《我的洗发产品》一个小罗,2020年

《一亿颗陶瓷瓜子》泰特美术馆,2010年

《一塑料袋西瓜子》一个小罗,2020年

《裸体》让·弗特里埃,1943年

《红色的裸体》一个小罗,2020年

《我在这里》巴尼特·纽曼,1950年

《我又在这里》一个小罗,2020年

《傻子的房子》贾斯帕·琼斯,1962年

《阿公的房子》一个小罗,2020年

《泼洒》理查德·塞拉,1968年

《浸润》一个小罗,2020年

《两把椅子的钝角(一对)》斯科特·伯顿,1983年

《三个墩子的平角》一个小罗,2020年

《挖掘》威廉·德·库宁,1950年

《开裂》一个小罗,2020年

《富恩斯特广场》乔伊斯·兹洛夫,1990年

《这家还没盖房就形成的广场》一个小罗,2020年

《金色玛丽莲·梦露》安迪·沃霍尔,1962年

《蓝鸟》一个小罗,2020年

《一九零零年(19世纪)》毛里奇奥·卡特,1997年

《二零二零年(21世纪)》一个小罗,2020年

《暂时的瞬间》比尔·维奥拉,2007年

《每天都有好几次的瞬间》一个小罗,2020年

《光芒四射的婴儿纽扣》凯斯·哈林,1982年

《确实在发光的厨房瓷砖》一个小罗,2020年

《蜘蛛伴侣》路易丝·布尔茹瓦,2003年

《煮饭伴侣》一个小罗,2020年

《十示2016-2》丁乙,2016年

《一示》一个小罗,2020年

《两条边》巴尼特·纽曼,1948年

《一扇门》一个小罗,2020年

《尼古拉斯·伊凡诺维奇·柯文:壶全脏了》伊利亚·卡巴科夫,1982年

《沃兹基硕德:墙和壶都脏了》一个小罗,2020年

《在活人心目中物理死亡之不可能性》达米恩·赫斯特,1991年

《玛卡的物理死亡》一个小罗,2020年

《月亮》菲利普·古斯顿,1979年

《日光》一个小罗,2020年

《着色的青铜》贾斯培·琼斯,1960年

《画着花的铝》一个小罗,2020年

《无题》罗伯特·戈伯,1990年

《选择题》一个小罗,2020年

《白色的方形》李·克瑞斯娜,1948年

《白色的方块》一个小罗,2020年

《堆》亨利·马蒂斯,1953年

《飘》一个小罗,2020年

《只有,只有鸟》亚历山大·考尔德,1952年

《还能,还能吃鸡》一个小罗,2020年

《大型资产阶级垃圾》阿尔曼,1960年

《大型攻坚克难宝藏》一个小罗,2020年

《无题单色蓝》伊夫·克莱因,1955年

《单色白墙有个死蜗牛》一个小罗,2020年

《破碎的容器》安塞姆·基弗,1990年

《续命的容器》一个小罗,2020年

《布里洛的盒子》安迪·沃霍尔 ,1964年

《云南白药的盒子》一个小罗,2020年

《曼陀罗-白色花朵一号》乔治亚·欧姬芙,1932年

《山茶花-快萎了和快开了一共两朵》一个小罗,2020年

《理性和卑劣的结合》弗兰克·斯特拉,1959年

《奶奶纳的鞋垫和爱的结合》一个小罗,2020年

《薰衣草之雾:第一号》杰克逊·波洛克,1950年

《南瓜藤之逆光:唯一号》一个小罗,2020年

《无题》约尔·夏皮罗,1973年

《绿洲》一个小罗,2020年

《喜剧演员》莫瑞吉奥· 卡特兰,2019年

《云南喜神》一个小罗,2020年

《在一只断臂前》马塞尔·杜尚,1915年

《自己站起来的断臂》一个小罗,2020年

《瑞士死者的遗物》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

《晒拖鞋者的领地》一个小罗,2020年

《石头雕塑》卡尔·安德烈,1977年

《石头护城河》一个小罗,2020年

《美国》莫瑞吉奥·卡特兰,2012年

《农村》一个小罗,2020年

《夏天》贾斯帕·琼斯,1985年

《冬天去了》一个小罗,2020年

一面是百余年来世界当代艺术史上的代表性作品,一面是中国一个西南普通乡村中的充满活力与张力的生活。“一个小罗”用他独到的观察和诙谐幽默在二者之间建立起联系。看完他的作品,你有什么感想?欢迎在下方留言与我们联系。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在线咨询
18688122481